就爱耍心机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席绢 > 就爱耍心机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事实上,罗以律确实没有太失望或著太生气的情绪,可是商翠微这样不声不响的一走了之,总还是让他有些担心,尤其在知道她不仅没有回娘家,更没有住进他买给她的那间公寓之后,多少感到有些焦虑。打她手机也多是关机中,就算没有关机,也是不肯接的,就任由手机去响,当作没这回事。看来她是有意让人找不到,图个暂时的清静。

虽然说她已经是三十岁的成熟女人了,但商翠微二十一岁就嫁给了他,某方面来说,可以说是从来没有出过社会,就算日后成为宏图的女强人,总也算是在家族的庇佑之下,没有吃过一丝丝人心险恶的苦头。要是她打算离开所有人独自在外三五个月的话,就不免要担心她在外头吃亏受苦。电话找不到人,他就试著发了几封电子邮件到她的信箱去,只是不知道她那边有没有电脑可以使用?

“老板,您这样,算不算弄巧成拙了?”中午休息时间,王怡伶帮老板拎来餐盒,替他在一旁桌几上摆置好时,小心的问道。

“当然不。”罗以律自信的说道,将手提电脑推到一边,离开办公桌。

虽然知道老板绝对不容许别人打探他隐私的规矩,但身为这件事的同伙,王怡伶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有资格知道多一点的事情,毕竟……她实在是太好奇了啊!而且看在她帮忙那么多的份上,他也不该太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吧?

“商小姐她恐怕是生气了,您不觉得吗,老板?”

罗以律不带情绪的瞥了她一眼,原本想打发她的,又觉得做人不该过河拆桥,在心中略略思索之后,有些不情愿的说道:

“如果她生气,也不是气你。若是气我,也不是因为怀疑我对她有二心,拿你给她难看。”

“您这样说会不会太自信了?老板,您恐怕不懂女人心,女人对这样的事是无法忍受的,她能忍耐半个月没发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,但半声不响约走人,又表示事情很大条了,您不觉得吗?”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,就表示那个伤她心的男人被她放弃定了,怎么眼下老板还一副无关紧要的放松样?会不会太过自信了一点?

“你如此崇拜她,却也是不了解她的。”罗以律笑了笑说著。

“同样是女人,我想我的了解应该会比老板您多一些,当局者迷这句成语可是至理名言。”王怡伶觉得自己想的比较对,毕竟她也是女人,有些细致曲折的想法只有女人自己才能体会。

罗以律决定这话题到此为此,拒绝再谈自己的隐私,打开一旁的筷盒,取出筷子,开始吃起午餐来。

王怡伶知道这是结束谈话的表示,她连忙问出最后一句——

“老板,最后一个问题就好:您不会打算就这样让商小姐出走,自己什么也不做的,就等她回来吧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这个回答已经超出他愿意说明的了,所以左手向门口做出请的姿势,聪明人看了都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王怡伶当然是个聪明人,就算还有满肚子的话,也没法问出口了,因为问了也绝对不会得到答案,还会被上司在考绩上画个大叉,而且高高挂著,永远记住。为了她光明的前途著想,只得乖乖出去。

老实说,只要跟罗以律相处过的人,即使曾经对他抱持着美好的白马王子幻想,最终也会因为难以想像要怎么跟他一同生活而为之幻灭,并避之唯恐不及。

他是如此一个有距离、难以亲近、原则超多且不容冒犯的男人,你可以说他一板一眼,也可以说他龟毛,更可以说他是那种天生贵公子的高高在上,反正是一般平凡人想破头也靠近不了的人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拿捏与他相处的尺度。

在他设定的标准之内,过与不及,都会得到他极度冷淡的对待,觉得你非常失礼——天晓得根本是他太龟毛了好不好!

王怡伶在美国就知道商翠微这个人,也在许多场合见过商翠微,更是对她加以研究了解过一番。那时她的动机有点不纯,因为她就跟许多爱作白马王子美梦的少女一样,对英俊潇洒、浑身上下充满贵公子气质的罗以律有著幻想。自然而然会把商翠微这个得到白马王子的女人当成敌人看待,那时她只是想知道商翠微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为何可以让罗以律娶进门,于是才一直一直的观察著她。

在还没成为罗以律的下属之前,她对商翠微的心态是一半欣赏一半嫉妒的,欣赏在于愈了解她,就愈知道商翠微将自己的优秀,用于对罗以律无尽的付出,这是没有几个女人可以做得到的。而嫉妒,自然就是因为她是罗太太啦。

世界上的女人都渴望得到爱情,但在她们对爱情的幻想里,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心爱的那个人应该为她做什么,而不是她该为心爱的男人付出什么。每个女人都有温莎公爵情节,做著男人为她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幻想。不管哪一种爱情,女方主动或男方主动,最后都是希望得到男人百般照应呵护,体贴温存,要男人为自己支一片天。但商翠微却不是这样的女人,她的爱情,就是不断的为这男人的需求而付出。

后来,罗以律离婚,而她恰巧在此时成为他的助手,她从罗老夫人的言谈之中,体会出老人家对她的表现有更多的“期待”,连带的让她也随之扬起了某种非常梦幻的期待,想像著自己与罗以律未来的可能性……

对一个男人幻灭,需要多久的时间?如果是别的普通女人,王怡伶敢保证,不必三小时,就会自动对罗以律保持距离,以测安全。而她,何许人也?一个学业上的高材生,一个宏图重点栽培的未来高级主管,一个有理智有机智的高EQ女人,岂会在第一天的第一个小时,因为一点点小挫折而放弃?她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,咬牙硬撑,以为自己可以撑过幻灭期的,可以继续保持这份多年的美丽幻想,坚守对他的倾慕,终至所愿得偿……但是,她还是败了!

当她好胜的心还不愿放弃时,幸而是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——如果真的追到了罗以律,被他青睬,成为他第二任妻子的话,她就真的有办法与这个男人过上一辈子吗?不,不必一辈子,光是一个月就过不了了吧!她一定会被他的吹毛求疵逼得上吊的!

当她发现自己不敢想像那种生活之后,对商翠微这个女人的崇拜之情,就犹如大江决堤,无边无际的氾滥,再也不能稍止。

身为罗以律这一年来的得力助手,王怡伶也终于了解为什么其他女特助、女主管、女秘书,每一个与罗以律近身相处过的同仁,都不会爱上他。因为他就是一个只能远观的白马王子,不能一同生活的龟毛人物。即使她现在算是罗以律评价最高的下属,但偶尔有些事稍稍做得不如他意,虽然任务达成得十全十美,还是会接收到罗以律带著责备的眼光——你看这男人多难相处。

所以办公室的同仁都好怀念商翠微以前在的时候,因为那时所有罗以律的行程,只要被商翠微顺过一遍,就绝对万无一失,绝对不会因为安排失当而被罗以律横眼以对。哪像现在,每次安排行事历都胆战心惊像回到大学联考那样,更惨的不是常常要反覆被退件修改,而是收到罗以律丢过来的那种目光——这么简单的事,为什么你们永远做不好?每次被这样看时,都忍不住怀疑自己其实是白痴的沮丧心情,真是水深火热得让人想痛哭流涕。

每一个接触过罗以律的人,都会不由自主的崇拜起商翠微。即使王怡伶从来没有跟商翠微共事过,但也崇拜得不得了。

只是,看老板面对商翠微离家出走,还一副七情不动的样子,真怀疑这一对还会有未来吗?要知道,他们的婚姻与爱情,是建立在商翠微的主动,一旦商翠微不玩了,不要老板了,她相信,就算老板想复合,也是想都别想的。

不要对爱情太有把握啊,尤其主控权根本不在你手上的时候。王怡伶叹了口气,心中暗暗给老板忠告,好奇著这一对最后会怎么收场?

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收集了许多小学与幼稚园的资讯之后,商翠微选出六家风评颇佳的学校前去参访观摩,本来中意的学校有九家,但由于不考虑让孩子住校,所以有三所位于中南部的学校只好放弃。

又花了几天去选择比较,心中已经决定好孩子要就读的学校了,待这件事办完,自己的心也终于定了些许,不再像十几天前离开罗以律时的烦乱,才能好好的想著自己与他之间的问题。

这些日子他打来好几通电话,她没有接,任由“琵琶语”的音乐流淌满室内,一遍又一遍的听著,唇边带笑。他想她了,他打电话找她了。她不打算让他找到,不过完全不介意被他思念,因为被他思念时,她会很愉快,再也不忐忑、也不寂寞了。

今天是假日,罗以律应该没有其它约会或安排,才要将手机的电源给打开,心中想著开机多久会再听到琵琶语的音乐呢,不料门铃声便已响起,她心一诧,想不出会是谁……是品蓉吗?她不是昨晚去香港了?难道会是……

她直接将门打开,既意外又不是太意外的看到了罗以律。

他……来了……

“嗨。”罗以律微笑对她招呼著,右手食指正被大姆指搓著。

“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她看著他手指的动作,马上想到原因——这里的门铃是金属按键,他一定是被静电电到了,可怜的男人。

“你说呢?”当然是找王品蓉问的。“不请我进去吗?”他问。

“对我,你几时需要如此客气了?”她对他的询问表示出微讶。

“这里并不是我们的地方,自然要客气点。”

“你想进来吗?”记起了这个男人不太喜欢进入陌生人的私领域。

“并不想,不过如果你希望在这里谈的话,我无所谓。”

“那就不在这里谈吧。”她将大门全部打开,让他看清里面狭小的十坪空间——一目了然的小床小厨房小沙发小衣柜等什物,走道上还放置了骑马机、跑步机等健身器材,乱七八糟塞满了所有空间,这样凌乱而显得没立足之地的地方,是他无法忍受的谈话地点。“要进来吗?”她坏笑的明知故问。

“不要。谢谢你的邀请。”他抬手抵著门框,懒洋洋的拒绝。

“地方太小了,是吧?”

“是东西太多了。让我不得不讶异,你住了半个多月,居然能忍受?”

商翠微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这里不是我的地方,我一点也不在乎它住起来多不舒适。”

罗以律听了,收起微笑,脸色淡然,却是忍不住伸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顶。惹来商翠微讶异的一眼。但他并没有任何解释,问她道:

“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的吗?”

“没有什么一定要带走的东西——”

“既然如此,无关紧要的东西就别理会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牵住她的手,直接将人带走。

商翠微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说,但被他拉著,又不希望放手,于是只来得及抓过自己的手机与大包包,并将门关上,幸好它有自动上锁功能。然后,就被他带离了这个暂住了一段时日当鸵鸟的地方。

她知道两人总有一天得好好谈谈,只是没想到,当这一天到来时,他会显得如此急切。哪里知道罗以律其实是因为无法忍受她住在这种地方,觉得自己让她受苦了,后悔让她跑出来这么久。

这一年来,他在思索两人之间的种种,体会各种滋味,试图对她重新了解。将她细细分辨,连最久远的记忆也一一挖了出来。初相见那时,早已忘掉的事,也藉由翠微友人的帮助,而组合成完整的轮廊。他是在打算娶她之后,才开始重视起她,所以对她的记忆,是从那里开始的。那些记忆都在,却也谈不上深刻,不若现在,她的一举一动都随时的记在眼内心中,即使从来不刻意。

对一个人太过在意之后,那感觉是不好受的,一颗心总被吊著,轻易被挑动情绪,会想念、会担心、会心疼,明知道她会将自己照顾得很好,却还是担心著,并且将她受的三分苦放大看成三万分,恨不得对她更好更好……这很不合理,但却又只能这样做,因为他的心想要。

离婚,真是件恼人的事,所以,事情就到今天为止吧!

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有时候,想好好谈个话,竟是这么困难。

当他们还在车上时,罗以律就接到他母亲打来的电话,要他回祖宅一趟,说是近来老太爷身体总是微恙,身为子孙的人,也该在假日有空时,常常回来探望,陪老人家说说话。

目前他们长房三兄弟里,只有罗以律人在台湾,确实责无旁贷,理所当然要常回老家走动,只是,每次回老家走动的下场,就是会同时莫明其妙的相个亲,认识某某优秀的千金小姐……

“妈要我回祖宅午餐,你愿意去吗?”合上手机,他转头问她。

“那就去吧。”她无所谓。从王品蓉那里,她知道罗以律常常被他母亲利用各种机会设计相亲。她还没有这个荣幸亲眼见到,正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。

罗以律看了她一眼,便不再说什么,将车子往市郊的方向开去。也好,从这里开车回山上,依照今天假日的塞车情况,他们至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在车内谈话。

“爷爷很想念你,知道你回来了,我却没带你去见他,他老人家甚至还亲自打电话过来骂我一次。”他道。

“你没跟爷爷说我跑掉了?”她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“我怎么能说?”他横她一眼,像是有所埋怨的样子。

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

“说了,不就更证明他老人家一年前说的话果然是正确的?”

他跟老爷子谈过两个人的事?怎么可能?老爷子从不管小辈的婚姻琐事的,除非小辈自己要谈,但罗以律又不是这种人,他要是会跟亲友谈自己的隐私,那就见鬼了。

“老爷子说了什么?”她好奇的是为什么爷孙两人会谈这件事。

“想知道?”他挑眉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从不跟外人谈私己事的,你知道。”

商翠微发现自己很想磨牙,这时候她倒成了外人了。

“外人?那现在这样又算什么?你也不让外人搭你开的车不是?”

“所以,你说,我们这样算什么?”他问她。

算什么?“还是算……夫妻吧。”她说得迟疑,却是事实。这一年来,他们两人谁又真的将离婚当成一回事了?可是,骄傲如他,同意她这个说法吗?

“翠微。”他突然轻叹一声。好一会才又道:“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不爱你呢?”

她震惊的看他,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这个……

“一个骄傲的男人连离婚这件事都愿意随妻子拿出来玩了,你说这个男人算不算是没有底限的在纵容这个女人?”

“以律,”她收起所有表情,既不再震惊也不为之感动。

“嗯?”他像是也并不期待她被他这些话感动到。

“我不知道你居然擅长颠倒黑白,想来这是你这一年来的收获。”

在一个红灯前停下,他才得以好好的转头看她,然后,他看到他这个向来冷静温顺,在他面前永远柔和的美女,此刻正双手环于胸前,一副战斗的样子。样子有点危险,他却只是想笑,但可不敢形于色,让自己的表情维持严正。

“我们要开始学著怎么吵架了吗?亲爱的前妻。”

“我不会跟你吵架,你知道的。”她微撇开头,忍住了白他一眼的冲动。

“我知道?翠微,你认为我了解你吗?”不,现在不是笑的时候,他只得板著一张谈判的脸道。

“你愿意了解的,你就了解。”他与她,在性格上有某些惊人肖似的地方,针对他想了解的事,他可以研析透彻,让人无所遁形。以前认为他对她并无兴趣,大概约略了解几分,如今,了解了多少,她却是不清楚的。

“是这样没错。那么,记得我在美国问过你的话吗?你对我这一年来的种种,了解多少?”

“我记得,我也说过,但你认为贫乏,还嘲笑了一顿。”她微哼。

“这一年来,我在了解你。”他直接给她答案。

了解她?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以为我会接受你毫无理由的离婚,而不加以追究吗?”

“你当时接受得很快啊……”那时的情景,至今想起,仍会感到心痛。

“我们相处多年,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的要求,记得吗?”

“嗯。”他虽然不爱她,但对于被他列为亲人看待的人,都非常的关照纵容——当然,前提是那个要求不超界、不过分,符合他身分所能提出的。

“那么,你提离婚,我有什么不该答应的理由?”

“但……那是……离婚哪……”她的声音有点艰难,又像是气结。

“你觉得我同意离婚很严重,那么,我这个被你抛弃的人,又该如何自处?”对于这点,他心中不是没有积怨的。

“以律,就算离婚,我认为……你从来不会怀疑我爱你。”

“但你怀疑我不爱你。”他哼。

他……是不爱啊。一直以来,他只是接受。她求的,也就只是他的接受而已。

“翠微,我承认在你开始追求我时,我并不爱你,因为我从来没打算会爱上任何人。我会娶妻生子,给我的家人足够的忠诚与爱护,但爱情不在我的人生预期里。你也知道我喜欢理智而平淡的生活,不喜欢日子过得太高潮起伏,工作的事已经够累人了,私生活上,就尽量简约平淡些。”又停在一个红灯前,前面正在大塞车,车速顶多维持在四十左右,让他可以好好的说出更多话。“如果按照我原先的期望,那么你不会成为我妻子。”他老实说道。

商翠微微扬著下巴,自信道:“不会有人比我更适合你。”

他轻笑,心中爱极了她捍卫的姿态。接著道:

“即使如此,也不表示你是我预期中的妻子模样。你以为我需要什么伴侣呢?相夫教子的贤妻?共同创业的悍妻?还是如今改造成的这样——一个美丽迷人的娇妻?”

她心一震!想著他为什么会说出“娇妻”这两个字。她不认为他会知道些什么。但是……

她的神态落入他眼中,他突然问:

“翠微,如果我打算了解一个人或一件事,你认为凭著一些蛛丝马迹,我能不能将一切想透,并串连起来?”

“你可以。如果你想要的话。”她看向他,终于确定他刚才所说的是真的——这一年来,他真的是在了解她。

“这一年来,我想了很多,许多事也就想透了。当你觉得我需要一个好帮手时,你改变自己努力帮我,让自己走入商界;后来,当你发现我对女强人这类的妻子评价并不高,以为我心中觉得最好的对象是娇妻那类的女性时,你又决定把自己变成那个样子……也不能说是‘变成’而是‘变回’。如果你当年没有学商,以你的背景与气质,自然而然就会变成近似盛夫人那样的女人,我想你自己也是知道的,对吧?”

“……嗯……”她非常的惊讶,所以完全无话可说。

“你做的所有事,我都接受,也可能是我需要的,因为那确实让我的生活更便利,但,并不表示那是我喜欢的。”他凝视著她有些动摇又想说些什么的眼,接著道:“你打理我的所有事,你从商、你离职,只要你想做,我都随你,不管你动机是什么,总之你高兴就好。当然,先且不管你这一切是不是为了我,反正你也不打算拿这个来向我邀功。我们这近十年来的相处,你唯一做出让我生气的事,就是离婚,但我还是由著你了。所以,我很纵容你,你同意吧?”

“……同意。”她有点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,不知为何,有一种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气堵感充塞心中。

“你可以将我的生活打理得非常舒适,但你却不是唯一可以做到的人。你也看到了,王秘书她也能做到,如果我愿意,找来一个体贴入微的家务助理并不是难事;你也可以成为我工作上的好助手,但是商场上人才济济,你也并非不能取代;所有人都说你为我鞠躬尽瘁,但我却不认为我该为此感谢你,你同意吗?”

“……同意。”她忍住不要从鼻子里发出声音。

“我觉得我们最大的问题是你认为我不爱你,反正有你爱著我就成了。所以你又希望我活得更好更舒适,一旦发现我可能会欣赏的女人类型,就决定把自己改成那样。你只是希望我会因为拥有更理想的妻子,而感到幸福……如果我告诉你,我不会因为你的付出而感动,甚至为此而生气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不知好歹?”

“不会。”她脸上的表情渐渐因为有所了悟而软了下来。这个男人,生气了。

“每个人都说你聪明,但我却觉得你很笨。你有没有什么想抗辩的?”

“暂且没有,我还想听听你怎么说,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她突然深吸一口气,再度披起战袍,扬起下巴看向他。

商翠微不确定他眼中是否闪过一抹近似于欣赏的笑意,因为他已经转过头专心开车了,而如雕像般立体分明的侧面也显得那么严正。

“也许我们的婚姻需要往更好的地方改进,虽然我觉得那样已经很好,但显然你并不那么认为,所以你才会提出离婚。我仍然生气著你选择离婚,而不是好好跟我谈,当然,也许我那时的表现让你绝望的认为只有离婚才能有所改变,或许你这样想,也是正确的吧……”他轻叹口气。让一个深爱他的女人考虑离婚,并且真的提出离婚,却从无察觉,他这个丈夫也确实是当得太失败了。

“我的问题很简单,就是我对你的爱,没有浓烈到让你觉得有安全感,所以你总想著要针对我的需要去改变自己。即使你非常了解,当我接受你、打算娶你、与你共度一生时,我的爱情就放在你手上了。”

她低头看著自己张开的双手,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而你的问题很大,你不相信我的爱情,只相信这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忠诚,今天即使不是你商翠微,随便我娶别人,也是相同待遇。”车子又停了一个红灯,他伸出右手放在她手掌上,轻轻抓住。“我没有娶过别人,想来,这一生也没有机会再娶别人,所以我不能说对别的女人,也能有这样的纵容,我也没兴趣去实验证明……”

他突然不语,她被他的停顿吸引得抬头,迎上他带笑的眼,一时移不开,但脸却红了,因为她知道他会说什么。果然——

“我想,你也不会让我有机会去实验吧?”

“当然。”她咬牙应。

“瞧,即使你耍横,我也接受,甚至觉得可爱。你说,我不爱你吗?”

“你……”爱我吗?想问,却觉得喉咙太哑,什么话也问不出。

他笑了笑,突然拿出自己的手机,递给她。她不解的接过,不明白他想干什么。

“打你的手机号码吧。”他道。

她一怔,还是想不透为什么,但仍按著他的话打了自己的号码。很快的,琵琶语的铃声从她包包里传出。她将手机从包包里掏了出来,那音乐更清晰了。

“这是我专属的手机铃声对吧?”他问。

“嗯。”她点头,不知道他为何会知道,也不知道眼下为什么要谈手机铃声,与他们的话题一点也不相干不是吗?

“为什么把这首曲子设成我的来电铃声?”

“因为我很喜欢,自然要设给你。”她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“可我不喜欢。”他却道,并建议:“以后就换掉吧。”

她惊讶,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。

他拿过她的手机,关掉铃声再还她。

“为什么?”她忍不住问。

“这首曲子,让我觉得有点凄凉,像是爱得太寂寞。”

当手背上被烫到了几滴水,她才发现自己流泪了。

“而我难受是,你竟然不知道我爱你。你真是太笨了。”车子已经驶进了祖宅的大门,一下子就开到了停车场。他停好车,托起她泪湿的脸蛋,抽过一大把面纸细细为她拭着。

“我花了一年在想为什么,以及你想要什么。只要你想做的,我都会同意你,只要你要求的,我从来尽力做到。我满足了你为爱付出的努力与成就感,可是为什么你竟然认为我们两人不相爱,你以为一个人在那边爱得要死要活的,就能营造出一场和谐的婚姻吗?如果我不配合,你怎么可能当得成贤妻良母?”

“罗以律,你真是太懂得……如何颠倒黑白了……”她又想哭又想笑又想骂人,结果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带著哽咽。

“我的错,在于我太满足于现状,却没发现你是不满足的。你的心没有安全感,才会一再的想要改变迎合。我的错,更在于我没有真正让你明白——我爱你。”他捧著她的脸,低低亲吻。

“你……”她以为自己不在乎的,只想守著他、爱著他就好,从来不必他以爱来回应。可是,当他亲口说爱时,她整颗心都震动了,整个人抖得快要散掉,像是跋涉了千山万水,终于找到了她的心,让她成为一个完整的人那样,这才知道,原来她一直都是不完整的……

“翠微,我有许多错。可你,却是笨了,你承认吗?”

“承认……”她点头,又点头。

“你知道,我总是尊重你的想法的。那,现在我问你,这个婚,还离吗?你要不要把‘前罗太太’里的那个‘前’字给拿掉?”

“好。”她点头,紧紧抱住他。

“虽然这次离婚让我们的感情大为增进,也算是达成你当初设定的目标。不过,下次,如果你对我的爱又产生质疑时,再拿出这招来使,我是不会原谅你的,知道吗?”他吻著她,同时也警告她。

“同样的招式,我从不用两次。”她想瞪他一眼,却又被他吻得目眩,只好作罢。

“是啊,所以我才说当年要不是有你出现,我不该娶一个太聪明的女人的,瞧把我累得……”他喃喃抱怨,却怎么也吻不够,不愿放开。

而她只是笑,又被他吻得喘不过气。其实有点想打他,觉得他还是在胡说八道,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但又能怎么办呢?谁教她爱他,全世界都知道她爱他。他有了这张王牌,她自然只能败定了,还能在他面前争什么?

哪还有什么好争的?他说了爱她,她也就得到全世界了啊……

这才是,她毕生努力,一直想得到的。不是吗?

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“以律,回来了?怎么在停车场那边待那么久?管理员说你开车进来好久了——啊!”早在门厅等得不耐烦的罗老夫人听到外头的脚步声后,连忙打开大门,就是一顿叨念,直到发现站在罗以律身边、而且还被罗以律牢牢牵著,看来好不亲密的商翠微之后,所有的话全嘎然而止。

“你你、以律,这这——”罗老夫人失态的语不成句,脑袋完全混乱,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嗨,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罗以律微笑说道。

“这——”罗老夫人依然没法回神。

“小两口回来了啊?”老太爷被两个儿子扶著走过来,淡淡问道,眼睛看著商翠微,带著笑意。

“是的,爷爷,我们回来了。”商翠微微怔之后,立即恭敬的回道。

“回来就好,就等你们两人吃饭了。”老爷子说完,先进饭厅了。

罗以律带笑的看著有点讶异的商翠微。她一定不知道她是老爷子最欣赏的孙媳妇,本来,他也是不知道的。虽然翠微从来不看重门第,但要不是老爷子极力支持,他们这样离婚又复合的,绝对会被亲友非议好几年。他不喜欢别人说她闲话,自然现在这样是最理想的了。

“还不快进来,外头冷著呢!”那头,老爷子又高声喊著。

“就来了。”罗以律回一句,忙一手牵著妻子,一手挽著化身为木头人的母亲,一同进屋去了。

“回家喽!”他在她耳边低语。

她笑看他,带著点嗔意。

“可还满意你这一年的离婚假?罗太太。”

“满意,满意极了。你满意我的回答吗?罗先生。”她咬了他耳朵一记。

满意。他用行动表示他满意的程度,当著家人面前吻了她。在家人惊呼声中,宣告世人,他们从此结束离婚关系,复合了!

【全书完】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