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罂从莘国到睢国,最后来到大邑商,似乎每一程都盘算了许多。诸如新环境会怎样,人情如何,有没有危险,工资多少……她却没有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离开大邑商,竟是一动心就下了决定,而且是跟着一个被赶出去受罚的男人私奔。

当然,跃也不算普通男人,他好歹是个王子。

罂坐在马车上,望着道路两旁的农田和桑林,心猿意马。她抬眼看看身旁的跃,天已经全亮了,太阳的光辉从天边的破云而出,洒在跃的一侧脸颊上,英挺的轮廓线条分明。

这可算不得亏。心里满意地嘀咕。

“想什么?”跃发现了罂嘴角上的隐隐笑意,眉梢一扬。

罂笑笑,摇了摇头。

跃注视着她,唇角也微微扬着。

“凉么?”他问。

“不凉。”罂轻声道。

跃抬抬手,将她披在外面长衣拢了拢。

罂笑了笑,淡金色的晨光斜来,她的睫毛如羽翼一般微微颤动,皮肤和柔润的嘴唇也泛着晶莹的光泽。

跃的心一动,想低头过去,却瞥见车旁的小臣乙正斜眼看着这里。路上,已有附近乡邑的族长领着邑众往商王的籍田里耕作,三三两两地走来,好奇地看着这队早起的旅人。

有人似乎见过跃,露出疑惑的深情,与旁人嘀咕。

“走快些。”跃淡淡地吩咐驭者,却将罂的手牢牢握住。

亳在大邑商的东南,有两三日的行程。

罂却不觉得劳累。或许是天气凉爽,或许是王宫的马车舒服,不过,罂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有跃陪在身边。

跃对于照顾人似乎很在行。途中,不须罂开口,他会主动递上水,问她饿不饿;走一段,他会问罂累不累,要不要下车歇息;日头出来,他会将一顶草笠戴在罂的头上。

罂怀疑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跃是她的仆人。

“跃时常照顾人么?”罂忍不住,小声问道。

跃笑笑:“从前载爱跟我,照顾惯了。”

提到载,罂忽然想起那个面上带着伤疤独自坐在殿前饮酒的身影,笑意微微凝住。

“不知他在何处。”罂低低地说。

跃亦是默然。少顷,他握着罂的手紧了紧,道:“父亲不会让他出事。”

罂抬头望他。

跃的面庞黝黑了许多,那眉间似有忧色,却无损双目的明亮。

罂微微颔首。

太阳随着一行人启程升起,灼灼地伴了一路,待到黄昏的光泽隐没在平原那头的时候,众人也找了地方烧火扎营,准备露宿。

荒郊里的野物很多,跃和从人们都是历练出来的行猎好手,没多久就扛了两三只麂子回来,洗剥烹食。

罂做不了什么,坐在跃的旁边看他亲自烧烤麂肉。

新鲜的肉慢慢换了颜色,在架子上“滋滋”地响。跃用手不时地翻动,肉块里的油脂滴落下来,火苗欢快地窜起一点,带着烟气,似乎也想尝尝麂肉的香味。

跃的眉间映着火光,眼神很专注,不知在想着烤肉还是别的。

罂看着他,觉得他这个样子真是好看得很。想起他们初遇的时候,跃也给她烤过肉。那时,他似乎也是这副神情,罂也盯着看了一会。

那时心里就已经对他有好感了么?罂认真地想了想,说不定真是这样……

“再等等就能吃了。”跃发现了罂的目光,以为她饿了,和声道。

罂觉得耳根有些热,抿唇微笑,点点头。

跃的烤肉技艺,罂早有领教,这次也丝毫没有失望。肥美的麂肉吃下去,肚子鼓鼓的,口留余香,罂一阵满足。

众人走了一日,跃安排好守夜轮值,就命令歇息。

行走在外讲究不得许多,罂用溪水洗漱一番,回来的时候,跃已经把露宿的毡子铺好了。

罂的包袱里只有衣服,用脚趾头来想也知道今夜要和跃睡在一起。

“这铺虽不大,挤挤也能睡。”跃看看罂,火光照着半边脸,眼睛似乎有些闪烁。停了片刻,他挠挠头,低声道,“嗯……野外夜里也凉。”

罂点头:“嗯。”说罢,她大方地脱掉麻履,掀开毡子面上的长衣,躺了下去,“睡吧。”

跃没有说话。

少顷,长衣又被拉开,罂的身旁躺下一个温暖的躯体,她听到跃呼吸的声音绕在耳边。

长衣很宽大,足以覆盖两个人。毛毡却不算宽,罂担心跃不够地方,背着他微微侧过身。

跃颇有默契,也侧起身,一只手臂环过来,把罂抱在胸前。

那胸膛宽厚,跃的手臂压在身侧,罂却一点也不觉得重。

营地中寂静极了,篝火“噼啪”地燃烧,无人说话。罂看到除了守夜的人,小臣乙和其余从人也都躺了下去。似乎有意,他们睡的地方离这边最少也隔着四五丈远。

毛毡下垫着厚厚的干草,一点也不硌人。跃的呼吸在罂的颈后起伏,匀称的节奏中带着男性粗重的温度。他的手仍环着罂,一动不动。

他说夜里很凉,罂倒不觉得,她现在有点热。

忽然,罂觉得大腿后抵着什么东西,硬硬的。她疑惑,在长衣下伸手去摸,还没碰到,手腕被跃一把抓住。

“罂……别动……”跃的声音低低喷在耳后,带着热气,似乎隐含着某种压抑。

罂一愣,脸瞬间烫起来,睡意全无。

她明白过来那是什么,的确不该动。

笨死了。

她的心跳蓦地加快,暗骂着,为自己的反应慢懊恼不已。明明是个过来人,居然这么幼稚地破了功,莫非真是这些年变迟钝了……

心潮虽澎湃,罂身体却像石化了一般动也不动。

跃的手捉着她,手指紧紧攥着,有些痛。他的胸膛抵着罂的后背,热力透过布料,罂觉得像烧火一般。大腿上的硬物还抵着,并无减退,罂能感觉到跃的呼吸正变得急促,片刻,他突然放开罂,一下背过身去。

罂转头。

“无事……你睡。”跃的声音仍旧低沉,伴着胸腔里呼吸不正常的起伏。

罂知道这样的处境,此事只好如此。她轻轻地“嗯”一声,闭上眼睛。

睡吧。她告诉自己,尽量心平气和。

夜凉如水,风时而掠过枝头,传来细微的响动。秋虫趁着最后的时节卖力歌唱,夜枭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……

这一切,通通没有逃过罂的耳朵。

眼睛闭了一次又一次,念了无数的数字,脑子却仍然精神得很。

一名从人起身换岗守卫,能听到简短的低低交谈。

夜风已经带上了露水的味道,罂仍然没有睡着。

背后传来些细微的挪动。

罂睁开眼睛。

“你睡了么?”她轻声道。

“不曾。”片刻,跃郁闷的声音传来。

罂转头,正对上跃双眸。

篝火已经黯淡了许多,二人相视,罂忽然露出笑容。

跃看着她,唇角勾起。他平躺过来,无奈地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呼出……

“为何不睡?”他低低问。

“睡不着。”罂答道,犹豫片刻,问他,“不难受了么?”

跃的脸上浮起些可疑的晕色,没有看她,含糊地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罂注视着他,忽然觉得跃真是越看越顺眼。

她想吻吻他,但知道这样恐怕不好。她的身体仍然与跃保持着一点距离,却握住跃的手,把脸依偎在他的肩上,轻声道:“睡吧。”

跃看着肩旁隐没的半张脸庞,她浅浅的呼吸似乎就在耳畔。

心中被一阵柔软的蜜意包裹,他莞尔,轻轻应一声,闭起眼睛。

头顶,星辰汇作河汉。

跃曾经听老人说过,若睡前望见星光,必有美梦……

几百年前,跃的先祖商汤灭夏,将都邑定在了亳。此后的历代商王四次迁都,直到盘庚将都城定在了如今的大邑商,都城才终于定了下来。

不过在商人的心目中,亳并不仅仅是个旧都,它的地位也从来没有因为迁都而遭到废弃。

亳是商汤之都,商人无论迁徙到什么地方,都要把祭祀亳社作为生死大事来对待。

两日之后,在夕阳的余晖之中,这个浸染了商人感念的城邑出现在视野之中,

同往城门的道路笔直宽敞,与大邑商相比并无二致。

道路两旁的田野一望无际,庄稼已经到了成熟的时候,灿灿地映着阳光,在风中掀着海水般的草浪。

罂惊诧不已,即便只是远远一瞥,她也能感受到亳并不是个被遗弃的旧都。

秋风卷着谷物成熟的味道,云霞满天,更衬城墙的沧桑巍峨。田野中远远传来邑人劳作的歌声,顿挫而悠长,就像这平原上的风一样。

跃和从人们走在夕阳的光辉里,望着渐渐走近的城墙,脸上的神色无一例外地带着些肃穆。

“跃从前来过么?”车上,罂轻声问跃。

跃笑了笑,道:“父亲崇尚先祖,时常带我来。”说着,他握着罂的手紧了紧,转过头去,双目直视前方。

守城的武士早已得到了消息,天已经快黑了,城门还没有关闭。

出来迎接的亳尹见到跃,向他深深一礼,高声道:“恭迎王子!”

跃答礼,问他:“邑中近来可好?”

“甚好,”亳尹生得一张喜气的圆脸,笑起来眼睛眯眯的,“亳有天佑,无旱无涝,今年获物颇丰。

一行人终于进入亳邑的时候,夕阳的余烬还没有全然褪去。路旁大大小小的茅草房屋就像一个个巨大的蘑菇,屋顶上圆圆的线条染着淡淡的红光。

亳邑的热闹程度远远比不上大邑商,邑人的生活状态也更加悠闲。正是晚餐的时候,城中浮动着炊烟和饭食的味道,让走了一天路的旅人们登时感到饥肠辘辘。

跃是被商王发落过来的,除了亳尹,并没有其他贵族来迎接。倒是街上有许多吃饱饭出来闲逛散步的邑人,见到王子跃突如其来,纷纷欢笑地围到路旁行礼。

一群小童口里喊着“王子,王子”,蹦蹦跳跳地跟在马车后面,钻到从人的队伍里嬉闹。

对于跃身旁的罂,人们无一例外地露出好奇的表情,许多人盯着她看,罂听到有人问:“那是王子妇么?”

跃面带微笑,没有说话,握着罂的手也始终没有放开。

亳的宫室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不常住人。它的规模比大邑商的宫城要小许多,更像是一座商王的别宫。

宫中的仆人举着松明,罂借光四下望去。只见这里的宫室要比大邑商的矮一些,样式也简朴,看得出已经建造久远。有的墙头和屋顶已经被攀缘植物覆盖,看起来,竟是别有一番趣味。

商汤当年住的宫室还在,不过已经改成了供奉神主的祠堂,亳尹把跃安排在了不远的桃宫。

“桃宫有汤池,年初大王来亳,曾细心修葺。”亳尹解释道。

跃颔首:“但由尹安置。”

桃宫之中已经燃起了烛火,罂才踏进宫门,一眼就望见了几名仆人正在堂上摆设食器。小臣乙和从人们都被领到了别处用膳,亳尹看看跃和罂,也微笑地告退。

亳邑的膳食没有大邑商的精巧,分量却足得很,有肉有菜,把小案摆得满满的。罂早已经饿了,跃刚刚吩咐旁人都退下,她就捏起筷子,迫不及待地夹起一条烹得块色泽诱人的小鱼。

“先用些羹。”跃把盛羹的陶簋推到她面前,看到她一边嚼着食物一边满眼放光的样子,不禁好笑,“慢些,不够还有。”

罂含糊地嗯了一声,喝些羹汤,又去吃肉。

肉是成块的,要用刀片好。罂的刀法一向不好,肚子饿又缺乏耐心,刀下的肉一块一块切得难看极了。

正烦恼,忽然,她的铜俎被跃拿起,另一只铜俎却摆上前来,上面摆着一片片切工精细的肉。

她抬头,跃把她的铜俎放到自己面前,拿起小刀切开那些肉,唇边浮着促狭又无奈的笑。

罂也笑,她用筷子夹起两片肉,伸到跃的面前:“张口。”,

跃愣了愣,看看罂,又好笑又无奈,张开嘴巴。

肉片带着新鲜的温度,嚼在口中香得很。

跃脸上笑意愈深,双目泛光。

“你不会用刀,怎用梜却如此熟稔?”跃看看罂手中的筷子,好奇问道。

罂一笑:“我向来惯用梜。”说罢,又夹起几片肉,放到跃的面前。

跃也不再问,低头用食。

罂看着他,忽然想起这是他们第一次正经吃饭。

似乎以后有好日子呢……她看着面前的铜俎,脸上止不住地笑,心跳有点快。

用过膳之后,跃有些事要出去,让罂先去洗漱歇息。

亳尹很周到,派了两名侍婢过来,引着她去桃宫的寝殿。

先前在宫道上的时候,罂就听亳尹说桃宫有汤沐。原以为是个普通的水池,没想到竟是真正的温汤。它紧挨着寝殿,足有半个庭院那么大,用石块砌得整整齐齐。

汤池是露天的,精致的竹帘在柱子之间垂下,编织得却并不密实。在外围看去,池边的烛燎光一闪一闪,隐隐可见氤氲的热气,很是诱人。

罂看着眼前的一切,有些怔忡,脸上隐隐有些发烫。

两名侍婢想替她宽衣,罂忙道:“我一人便可,尔等不必在此。”

侍婢们微讶,却不违抗,向她一礼,退了出去。

殿内只剩下罂一人,静悄悄的。

最后一件衣服褪下来,罂放到旁边的藤榻上,轻轻将面前的竹帘撩起一角,走了进去。

池水淡淡的温热扩散在空气中,与外面的凉意浓浓的俨然两样。

罂走到池边,伸出腿来探了探。

出乎意料,水并不像寻常温汤那样热,很合适的温度,这个时节却是正好。池子里修有一圈石阶,罂一步一步地走下去,水漫上来,渐渐把全身包裹。

许久不曾像这样泡过池子,罂呼吸一口气,把头埋入水中。

淙淙地水流声响在耳边,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轻轻托着,温柔而惬意。罂在水中散开头发,探出头来,擦掉脸上的水珠。

池边,一个铜铸的鱼首中淙淙地淌出新鲜的温水,罂走过去,借着水流冲洗头发。

烛燎静静燃烧,罂低头看着乌发顺着温水在指间滑下,水珠在光洁的肌肤上闪着晶莹的光泽,火光勾勒着每一寸曲线。

忽然,她听到有些微的动静传来,回头,却见池边竹帘动了动,一人走了出来。

罂愣住。

跃赤/裸着上身,腰上仅系着一块白麻敝膝,烛燎的光照下,结实的肌肉如雕塑般完美。

热气倏而翻涌上脸,罂望着他,竟移不开目光。

跃看着她,脸上的潮红泛光,却没有走开。他的双目炯炯,忽然,迈步走下水池的石阶,直直朝罂趟来。

心“砰砰”地撞着,罂望着跃,直至他走到身前,俯身把自己的双唇攫住。

气息一如既往的火热交缠,却添了几分贲张。跃的身体像烧过的铁一样烫,双手插入罂的湿发之中,揉在她的胸前,又探向腰后。厚茧摩擦着肌肤,麻麻的微痛,罂的喘息却带着快意。

“罂……”跃的舌头霸道,不知满足一样深深侵入,喘息间,呢喃的声音低沉而模糊。

罂没有回答,她几乎喘不过气来,心里却像被什么塞得满满的,双手紧紧攀着跃的肩背。

忽然,跃双手把罂抱起,向前两步,放在鱼首旁的石阶上。

双唇忽然暴露在凉凉的空气之中,罂明白他要做什么,喘着气,一动不动。

跃的脸上仍然红炽,瞳中带着池水般的温润,欲望如雾气般在眼底升腾。

他扯开腰上的敝膝。

罂低头看着那昂藏的物事,目光定定。

“如何?”跃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戏谑,拇指上的厚茧摩挲在她水润的唇间。

罂轻吮那手指,柔软的舌头掠在上面。

跃低头看着她,眸中凝住,倏而染上一层氤氲。

吻如暴雨一般骤然落下,跃的身体压来,坚硬的触感抵在罂的腿根上,像一头蛰伏的兽,危险而热情。

罂一手支着石阶,一手紧紧勾着跃的脖子,头向后仰着,感受那带着啃啮的吻从脖子一路往下,池水随着跃的节奏荡在腿间,胸前的敏感在身体中引发着阵阵战栗。

头顶,漫天的星光与烛燎光辉映,在微微眯起的视野中交织成一片瑰红。她感到跃粗砺的掌心摩挲到她的腿根,将一只腿抬了起来。

罂微微支起身,喘着气,手指插入跃的发间。

感觉到那腿主动地缠在身上,跃的胸膛长长起伏,下/身突然用力。

意料之外的撕裂痛楚如洪水般席卷而来,罂“啊”一声弹起,突然撑开他的肩膀。

前世今生,两次经验,罂的结论是破处实在是一件乏味且煞风景的事。

完美的场地,完美的情调,她那声痛呼出口,一切都化作浮云。

罂独自躺在榻上,长吁短叹。

落红顺着腿根淌入水中还历历在目,跃脸色一变,也没继续下去,直接把她抱出了汤池。

“嗯……第一次都会这样,勿担心。”他红着脸用布巾替她擦拭,安慰道。

这个时代,男男女女开放得很。人们崇拜的神主,常常就是生殖的形象。像罂和跃这样的年纪,即便没有成家,也必定是有过情人的。

环境所致,罂和跃谁也没有计较是否初次的问题,所以当它突然冒出来,两个人都很是措手不及。

她明白这是什么原因。这个身体未经人事,跟她的经历比起来差了那么一两步。当然,这次痛感比从前严重,也许尺寸也是很重要的因素……罂不无脸红地想。

“很疼?”事后,跃曾经这样问她。

罂越发觉得窘,点点头。

跃的神色竟有些自责。

罂反过来安慰他,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。

当夜,跃没有和罂睡在一起。

最失败的调情也不过如此。

复杂的心情引发了夜里的一系列怪梦,第二天,罂醒来的时候,已经将近午时了。

宫婢们抬着热水进来给她洗漱,又呈上饭食,神色如常。

“王子呢?”罂忍不住问道。

“王子与亳尹去了笤。”一名宫婢答道。

“笤?”罂讶然。

“王子留了书。”另一名宫婢说着,将一片木牍递了过来。

罂接过,只见木牍上的字迹错落有力,墨迹是新的。这个时代的文字原始,没有任何修辞,跃的留书上也就只有几个字,简洁明了:往笤,三日返。

罂瞪着那字迹,诧异不已。

她忽然觉得跃这次出来,实在不大像受罚。首先,他带了十几个从人,与平常出巡无异。其次,这里是亳邑,商人引以为豪的地方,他来这里绝不是为了受苦。

脑子转一转,罂很快想到了其中的原因。

商王已经赶走了两个儿子,如今够格继承王位的只剩下了跃一个人。他要罚也不可能真的罚,让他来亳邑,或许最多是避避风头。

想到这些,罂觉得心里有点乱。

跃将来如果继承王位,他们会怎样?

这个问题似乎可深可浅,但想了想,罂又觉得自己实在自寻烦恼。且不说跃是否真会继承王位,无论将来要做什么,跃也仍然是跃,这一点不会变。

相比起来,关心眼前的事比较实在。

三日,跃留个书就走了呢。

罂皱起眉头,顿感烦躁。

一日过去。

两日过去。

罂郁闷的时候会吸禾管,这两天,她的存货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消耗。到第三日的下午,当罂把最后一根咬得变形的禾管扔掉的时候,跃还是没有回来。

闲着也是闲着,瘾上来,她只好走到庭院中,看看枯草里有没有合适的。

墙角的有一丛高草新近枯萎,罂凑近前看,觉得不错,寻思着该回房去取铜刀了。

“罂?”一个声音忽然传来,她吓了一跳。

回头,跃站在廊下,疑惑地看着她:“在做甚?”

对上那目光,罂张张口,话却在喉咙里卡了一下。“我……嗯,寻些草梗。”她答道,只觉脸上莫名发热。

跃看看那草丛,忽而笑了笑,从台基上走下来。阳光下,他白色的短衣反射着明亮的色泽,赤芾铜刀垂在腰间,衬得身形挺拔颀长。

罂有些移不开眼。

“这草梗不好,邑外新收了庄稼,我带你去取些禾梗。”他嗓音厚实而柔和。

邑外?罂望着那面容,眨眨眼。

“如何?”跃问。

“好。”罂觉得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去处,点点头。

亳邑外,金黄的田野一望无际。

许多邑人在田野中劳作,收割过的田地一块一块形状分明,中间堆着好些小山似的草垛。

跃亲自驾着马车带罂出来,选了一片较大的田地,把马车拴在路边的树上。

他回头,却发现她看着自己,两眼圆圆的。

“怎么了?”跃问。

罂皱皱鼻子,不说话。

跃有些窘迫,他知道罂这般表情是为了什么。

“我这几日去了笤。”他觉得自己主动说比较好,开口道。

“你在留书上说了。”罂不以为然。

“笤要祡祭,乃是大事。那夜来到之时,亳尹就曾与我提起,希望我为司祝。”跃解释道,忽然觉得口干舌燥。少顷,他脸上发红,低声道,“那日之事,我怕忍不住……”

话说了半截,罂却明白了他要说什么,愣了愣,潮热登时窜上耳际。

跃看着她的样子,心中不禁一动。

“还疼么?”他抬手抚抚罂的脸颊。

罂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摇摇头:“不疼。”

跃微笑,张开臂膀把她抱下车来。

风中传来邑人的田歌,还是那日来时听到的调调,却换了个活泼的唱法,似乎是哪位男子正当众向女子求爱,引得阵阵欢笑传来。

阳光绽放在头顶,罂跟着跃走下田埂,手被他握着,觉得那掌心的温度比阳光还烫。

跃挑了一处新收割的田地,用铜刀割下一丛禾管看了看,觉得还不错。又递给罂,问,“好么?”

罂看了看,点点头。

跃莞尔,俯身去割了好几丛。

日光渐渐把万物的影子拉斜,深邃的天空下,田野一望无际,风吹在脸上,很是舒服。

跃和罂坐在田埂上,跃低头,将一段段的草梗修整,削平。

罂什么也不用做,只拿着一只布袋,没多久,禾管就把布袋填满了。

“够了么?”跃问她。

“够了。”罂笑笑,说罢,拿起一根禾管看了看,放在口中。

禾管还带着些植物的新鲜,又被阳光曝晒过,味道不错。罂长长吸了一口,吁出气来,正想再吸,跃却凑过来,将草梗拿走。

“我试试。”他唇角带着玩味,就着罂咬过的那一头放入口中,也深深吸了一口。

罂看着他,阳光下,英俊的脸庞棱角分明。

“跃。”

“嗯?”

罂的目光无比坚定,字字清晰:“我们去洗浴。”

桃宫的寝殿旁,汤池再度注满。

铜质的鱼首铸满花纹,温水欢乐地从鱼口中倾泻而下。

一样的地方,一样的情调,不一样的是两人的心境。

跃看着罂在面前脱掉衣服,忽然觉得好笑。大邑商的堂堂王子,走出街上哪次不是满载桃李,居然为了区区情事逃走了三日。如今,那妙曼的躯体再次出现的面前,跃忽然明白,这女子在他心中已经占据了无比的分量,哪怕她有一丝疼痛也会让跃牵肠挂肚。

罂转过头来,看到跃定定望着自己,不禁赧然。

“如何?”她学着那日跃的语气,故作轻松。

跃没有答话,低头注视着她:“果真不疼了?”

罂摇头。

跃长吸一口气,伸手脱掉衣物,拉开腰上的赤芾,一把抱起罂,撩开竹帘朝汤池中走去。

汤水仍旧温软。

跃把罂放在石阶上,吻深入而缠绵,待得二人都喘起气来,才把她放开。

烛燎光中,罂仰着头,眸中泛着一层水光,嘴唇红润。

心跳在胸膛撞击,跃感到热流在体内积聚。他的手抚过罂的乌发,轻轻吻着她的耳垂,嗓音如同蒙着氤氲的水汽:“我慢些。”

说着,正要再俯前,罂却撑住他的肩膀,喃喃道:“再慢也痛。”

跃诧异地看她。

罂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滴出血来了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抓住跃的手,低头看去。跃常年接触武事,手掌生得宽大,指节上厚茧。不过,他的手指仍然是修长的,比例也很好。

跃不解:“做甚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的嘴唇被罂封住。

罂与他肌肤相贴,舌头柔软而灵巧,探入他的唇间。

“听话……”她呵气如兰,循循善诱。

烛燎仍静静地燃烧着,铜铸的鱼首泛着温吞的光泽,水流落入池中,无数珍珠般的小水泡在水面浮起,瞬间即逝。

汤水轻轻荡漾。

身体深处的柔软和**被辟入的手指抚弄,危险的酸胀感和丝丝的酥麻控制了神经末梢,湿润在那撩拨下慢慢地涌出。

“唔……”罂低低地发出一声吟叹,双唇微启。

跃看着罂低垂的双眸,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,掩映着眸中氤氲的水亮。

热气将他的脖子根染得通红。

这种事,他懂的时候全靠水到渠成,从来没有也不需要被人引导。今天这样算是第一次,可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。相反,当手指被那柔软的温热裹着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亲密。最初的紧张已经被兴奋取代,他小心翼翼地掌握着力道,像对待着最珍贵的宝物。

忽然,罂抓在他臂上的双手一阵紧捏,她抬起头,吻上跃的唇间。

“坐下……”她的声音在跃的耳边萦绕。

跃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她命令,有些无奈。他稍稍平复一下呼吸,放开罂,照着她的话在石阶上坐下,看着她。

二人的位置调了个,罂跨坐在跃的腿上,黑亮如瀑的乌发披在身后。

跃的视线落在她脖子边几缕湿贴的发丝上,发梢随着身体的曲线蜷起弧度落在饱满圆润的前峰上,雪白的肌肤沾着水珠,闪动着晶莹的光泽。

“罂……”胸膛中的炽热忽而再度升起,他放在罂臀后的手情不自禁向上抚去,用手掌感受那胸前的绵软。

罂却把他的手拉下,放在身体两侧。

“嘘……”她在跃的耳边轻轻吹气。

腿根的欲望相蹭,跃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汗水从他的颊上淌下,滑过紧实的脖颈,喉结的凸起和胸膛的肌理泛着铜器般柔腻的光泽。罂低头,唇舌热情地吻在他的喉结上,一路往下,手却探得更深。

欲望已经高涨欲裂,被罂握住的时候,跃低低地“哼”了一声。

有了先前的经验,罂轻轻调整着呼吸,感受着那撑胀的感觉再度重来,适应着,慢慢地试着往下。

跃的喘息急促起来,胸膛起伏。上方,罂双颊酡红,眉头微微皱起,似痛苦又似沉醉。那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化,莫名的刺激让他愈加血气贲张。

一声喟叹从喉咙里滚出。

罂的双手撑在他的胸脯上,待那酸胀的感觉充斥了全身,她不禁咬紧了下唇,慢慢地让身体动起来。

“罂……”跃的嗓音低低,似乎兴奋难忍。

罂喘息着,似回答一般轻吟出声。

她的手指拂过跃的脸颊和嘴唇,跃低哼一声,咬在唇间。罂轻笑,身上的水珠落在跃的胸膛上,顺着律动淌下,与那肌肤融合相贴。

身体磨合,青涩的不适感在并未很快褪去。罂不敢太快,跃始终由着她,只将手指在罂的肌肤上留下嫣红的指痕。

巅峰来临,跃的身体猛然紧绷,热流如喷薄般释放。

罂也疲倦至极,喘着气,软软地伏在他的胸膛上。

风从天空那边轻轻拂来,烛光微动,与漾动的池水辉映。微微眯眼,一切皆如浮光,唯有那相贴的心跳温热真实。

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……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……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