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堂上的人皆惊诧。

“王子跃?”商王简直不敢相信,“何时回来的?”

“就在方才。”小臣答道。

“带回了王师?”商王问。

“非也。”小臣道,“只有随从十余。”

商王面色复杂,双目铄铄。

“召来。”少顷,他神情稍稍恢复镇定,沉声道。

小臣答应一声,退下堂去。

罂仍立在原地,看着小臣的背影匆匆消失在庭中棠树之后,方才的话语仍在脑海中回荡,只觉呼吸也停顿了。

胸口不可抑制地撞将起来,喜悦像喷泉似的倏而涨满心中。

她两眼定定地望着堂前,手指紧攥。

跃,你果真回来了么?

“……睢罂!”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,罂转头,却见小臣庸看着自己,低低地说,“快退下!”

罂看向旁边,只见殿上的人都已经朝堂下退去。她瞥瞥商王深沉地脸色,心中虽不情愿,还是不敢怠慢,答应一声便朝堂后退去。

快走到壁后的时候,罂稍稍转回头。堂前,一个身影正在走来,虽很远,却足以撩动心底。那画面只有一瞬,她不能驻足,堂上的所有都消失在视野之外。

“父亲。”跃一步步地走到堂上,向上首的商王一礼。

商王看着这个突然间回来的儿子,微微颔首:“嗯。”

跃抬头。

上下二人目光相接,商王的视线扫过跃风尘仆仆的装束和明显晒黑了许多的面庞,那双目中含着某种急切。

“孺子归来,鬼方如何?王师何在?”商王话音无波无澜。

“王师入鬼方之地三百里,我令兕任代为大史,先一步赶回。”跃答道。

“我还未死!”商王看着他,神色沉沉,“普天之下,万国莫逆!征伐险恶,你为大史,手握上万性命。大邑商无论出了何事,于你仍唯以王命,岂得擅离职守!”

跃受着训斥,没有反驳。

话音落下,堂上鸦雀无声,隐隐的威压却有增无减。

“孺子归来,是要问你兄长与载之事么?”商王缓一口气,怒色稍解,瞥瞥他。

“正是。”跃直言,按捺着突撞的心跳,沉着道,“我听闻兄长与载离宫,不知确否。”

“确实。”商王道。

跃抬头望着商王,声音微微带着激动地起伏:“父亲,兄长当上小王已有多年,民人莫不称颂。父亲即便不喜,岂可已这等罪名将兄长废黜!”

“民人称颂?”商王不急不缓,道,“孺子,你兄长劝我轻刑罚减征役,又劝削牺牲之数。他上回去相遇到贵族作恶,便当即处以劓刑。你兄长虽有平民赞颂,却与贵族交恶,何来人望?”

跃皱眉:“刑罚征役过重,民为之劳苦;牺牲过多,国力空耗;贵族作恶,则更是引人生怨。这些都是弊政,父亲长久以来亦忧虑,兄长所为并无过错。”

“弊政有如生疾,一朝显露,必长久所积。”商王严厉道,“医者治疾,必以巫觐祈之,食以辅之,其后才以药石,初即以猛药,则有损无益。”

商王道:“为王者,审时度势乃首要,你兄长虽忠直,却心浮气躁,何以成事!”

他的声音不大,却如金石掷地,铿锵有声。

跃望着商王,天光并不明亮,他的脸半明半暗,带着些陌生的清癯。跃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只觉这个父亲的想法,自己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。

良久,他开口道:“可鸩羽之事,兄长乃是冤屈。”

“鸩羽之事我自有主张,”商王道,“我让他去了奄,那里有宫室族众,你兄长即便是庶人也不会受亏待。”

跃没有说话。

商王叹口气,神色稍缓:“孺子,我又何尝愿意将你兄长落上这等罪名。”

“父亲可曾与载说过这些?”跃问。

“载么?”商王露出一丝苦笑,道,“他离宫也好,锐气太重,放任则迟早自伤。”停了停,他说,“我亦命人暗中保护,载不会有险。”

跃立在原地,没有说话。

“下去吧。”商王露出疲惫之色,“明日往亳思过。”

堂外,秋风清冽。

跃走下石阶,每一步都觉得生浮,却又沉重不已。

千里归来,他知道事情不一定能挽回,却没想到自己已经站到了商王面前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“……跃,这个小王本是权宜之计。”他想起那时兄长对他说过的话。

王子么?跃望着天空,忽而露出一丝苦笑。

庭中棠树已经开始落叶,细细的树枝露出来,掩映中,跃瞥到廊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罂望着他,距离虽远,跃却能感觉到那双目中的欲语之色。

跃注视片刻,微微颔首,朝宫外走去。

跃返来,并未张扬。离开大邑商的时候,自然也并没有像王子弓和载那样引得民人倾城相送。

天还未亮,跃的宫门开启,一辆马车停在那里,后面只跟着十几武士。

秋风从平原的另一头吹入宫道之中,带着一夜的凉气,已经能让人不经意地打个颤。

跃深吸一口气,回头望望身后仍被夜色笼罩的高墙和重檐,目光沉静。

“王子……”随行的小臣乙看着他,脸色愁苦。

“出城。”跃神色平静,吩咐驭者。

车马辚辚走起,在寂静无人的宫道中越跑越快。

东方渐渐露出一丝淡淡的白光,破晓在即。快到城门的时候,跃突然望见前方道路上站着一抹人影。待走近,他心头一震,喝道:“停!”

微弱的晨曦淡淡降下,罂独自伫立在路旁,双目清亮。

“你去何处?”罂问道,声音清澈,轻如和风。

“去亳。”跃答道,片刻,补充:“父亲罚我思过。”

罂没有接话。

黯色浓重,二人的脸都不甚清晰,却能感受到对方的注视。

跃心里苦笑。他没有指望自己回来的事能瞒过罂,但他也一直没有去见她。并非忘了,而是离别在即,见了面也是徒增惆怅。

罂没有质问跃为何不来见自己,看着他,轻声道:“我随你一起去。”

心底似有什么抚过,和缓而温暖。

跃看着罂,却并无喜色。

“我去亳,乃是受罚。”跃说。

“我知晓。”

“你是宫人。”

“大王曾说,我何时离去皆随我意。”

跃的眼底光泽微动。

“我也不知何时才可归来。”

“正是因此,我若不跟着,你就不知又要瞒着我去何处。”

跃看着她,笑容在唇边慢慢绽开。他深吸一口气,忽然站起身来,从车上跳下。

罂惊呼的声音刚出喉咙,她已经被跃一把抱起放到车上。

有力的手臂牢牢将她搂在那温热的胸前,“前行!”只听跃低吼一声,驭者扬鞭,马车朝晨曦渐明的宫门走去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