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王子跃率着大邑商的王师出征,商王为祈求祖先降佑,杀了十个仆人和六头牛。

半个月过去,前方的战报还未送回,老天却下起了雨,给闷热了许久的大邑商带来些凉意。

贵族们从来不会放弃上天恩赐的好天气。王宫的林苑之中,最后一轮菡萏开得正盛,宫眷们纷纷出来游乐,以开解暑热带啦的烦闷。

临水的高台上,妇妌身着轻薄的衣裳,倚在一张竹榻上纳凉。她的身后,两名侍婢将巨大的羽扇轻轻扇着风。

“再过一月,也该入秋了。”妇妌看着水边嬉闹的人们,将一枚冰镇的酸梅放入口中。

“正是。”旁边的小臣郊将一只盛满蜜汁的水晶盏从冰屑中取出来,放到妇妗面前。

妇妗问:“大王近来常去棠宫?”

“并不时常。”小臣郊答道,“短则隔两三日,长则隔五六日。”

“那个睢罂,还是宫正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载呢?”

“王子近来常出去,”小臣郊道,说着,他看了看妇妌,“昨日有人看到他与睢罂在街市上。”

妇妌没有说话,看着湖中几名乘舟嬉水的孩童,缓缓饮一口蜜汁。

小臣郊看看她,低声道:“王后若不喜,可……”他的手指并起,微微做了个往下切的动作。

妇妌冷笑。

“不忙,”她懒懒道,“她可是棠宫的宫正,过些时日再说。”

小臣郊迟疑道:“可王子……”

“无事,过些日子他就腻了。”妇妌看着手中的水晶盏,指尖缓缓抚着盏沿,“天下美人又不止睢罂一个。”

这时,一阵吵闹声忽然从湖上传来,两个孩童在小舟上推搡掉到了水里,仆婢们急忙下水去救,乱成一团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妇妌皱眉。

一名保妇急急忙忙地走上来,向妇妌道:“王后,王子弗和王子稽口角,落水了。”

妇妌看去,只见两个小王子已经救了上来,浑身湿漉漉的。湖上却没有安静,他们的母亲已经闻讯赶来,一边将各自的儿子抱在怀里一边相互指责。

妇妌面色不豫。

商王有王子近三十人,这两个王子年纪较小,还未成年。他们的母亲素来不和,吵吵闹闹是常事。

“将两位王子唤来。”她吩咐保妇。

保妇应了一声,犹豫一下,问,“两位王妇……”

“只唤王子。”妇妗冷冷道。

保妇应了一声,朝石台下走去。

没多久,王子弗和王子稽跟着保妇走上来,眼睛红红,王子弗的脸上还带着一道抓痕。

“母妌。”他们虽有气,却畏惧妇妌,行礼之后头也不敢抬。

妇妌“嗯”一声,问,“何事吵闹?”

两个王子气鼓鼓地对视一眼,却无人开口。

妇妌面无表情:“敢闹不敢认么?”

仍然无人作声。

“罢了。”妇妌冷笑,道,“保妇,领二位王子下去换衣上药,再到宗庙前罚跪,无我命令不得回宫。”

两个王子登时小脸煞白。

保妇应了一声,不由分说地将二人带了下去。

妇妌拿起水晶盏,缓缓饮一口蜜汁,眼睛瞥向台下。两位王妇从保妇听说了妇妌的命令,脸色难看,想上来说情,却被侍卫拦住。

“没一个成器。”妇妌面带嘲讽,收回目光,淡淡道,“再添些水。”

小臣郊拿起铜壶,往水晶盏中斟水,微笑道,“这两位王子究竟年幼,不似当年大王亲自管教,王子弓、王子跃与王子载就从无争执之事。”

妇妌没有说话,饮一口水,忽而问:“妇侈回兕方了么?”

小臣郊答道:“正是,她说兕任出征,国中繁忙,须回去助兕侯。”停了停,他补充道,“兕骊也一道离去。”

妇妌淡笑:“那两母女的心思谁人不晓,大王迟迟不答应,她们留在大邑商也是自取其辱。”停顿一下,她冷冷道,“妇侈惯常阳奉阴违,若不是熟稔宫中事务,我早将她换了。”

天气难得凉爽,又逢集日,罂闲来无事,又溜出了街上。

不过,她并不觉得有多开心,因为载也跟着她出了来。

自从上次在林苑里遇到载,二人就常常见面。有时是载跟着商王去棠宫,有时是罂从棠宫出来,二人“巧遇”。

比如前几日她去邑中的陶氏作坊查看棠宫订的白陶,在半路遇到了载。今日更加凑巧,她还没出王宫的大门,载就出现了。

她不得不认为这是监视和跟踪。

载却有理,说这是跃交代的。

他说话横竖有理,罂也不跟他辩解,反正他是王子,他想要做什么谁也管不着。

不过载这个尾巴当得颇有操持,他说跟罂出来逛街就真的是逛街,不但不乘车马,还特地戴了一顶竹笠。

罂看看走在身旁的载,心里憋着笑。似乎怕被人认出,载把竹笠的笠沿压得低低,配着昂首挺胸的走姿,着实别扭得很。

“你还是回去吧。”罂同情地说,“若不放心,留下一个从人跟着就好。”她说着,瞥瞥混在人群中的宾和其他几个人高马大的卫士。

“你勿管我。”载淡淡道。

罂眉梢一扬,转开头去。

与上次来逛集市一样,偌大的街道上,人山人海,各种声音喧嚣交杂。罂觉得自己也兴奋起来,一边抓紧了袖里的钱袋,一边泥鳅一样钻进人堆了。

她首先看到一个买饰物的摊子,草席上摆着各式簪子手镯,凉棚上还吊着好些项饰,很是抢眼。罂今天出来,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买些首饰,她马上走了过去。

“子,来看看首饰么?”看摊的商贩露出热情的笑容。

罂答应一声,眼睛朝那些饰物看去。平民用物并没有什么太多珍稀的材质,最贵重的也是些绿松石红玛瑙或者琥珀。不过,这些首饰的做工并不粗糙,看得出来也经过一番心血。

她拿起一对小笄,只见光润可爱,笄首做成商人最爱的鸟形,刻着流畅的花纹。

“这是牛角做的,庇邑的仆人花了两个多月才制成。”商贩道。

“如此。”罂点头,又看向凉棚上挂着的那些项饰。

“我这项饰也多,”商贩笑着说,“象牙骨角贝壳宝石,都有。”

罂看了一遍,目光在一串绿松石河贝和一串琥珀之间徘徊。

商贩见状,指着绿松石自豪地说,“这个好,这是从西边虞国过来的,这么长一串,集市里也就我这里有。”

罂听到身后的载发出一声轻哼。

“这等物件,宫中十年前都无人佩戴了。”载的眼睛在笠沿下不屑地瞥着她,“你若戴回去,会给别人笑死。”

罂瞪他一眼。

载视而不见,低低道,“你想要饰物,我带你去府库,那里面最差的东西也比这里好。”

“不必,我要不起。”罂懒得跟他理论,说着,看向脸色已经变得难看的商贩,和气道:“我要那琥珀。”

商贩这才面色稍缓,道:“子以何物来易?”

罂说:“有贝。”说着,把贝币拿出来。

商贩看了看,说:“四贝可易。”

罂想了想,道:“这琥珀也不大,三贝如何?”

商贩摇头道:“不可不可,三贝卖不出。”

罂还想再说,忽然,眼前一个黑影“哗啦”一声落在商贩的席上。

“贝三朋,全要了。”载头昂得高高。

罂和商贩都愣住,片刻,商贩脸上绽露出大喜之色,唯唯点头:“好好!多谢吾子!”一边说,一边七手八脚地把摊上的饰物全都收到麻袋里。

“你这是做甚!”罂面红耳赤地瞪他。

“不做甚。”载神色倨傲,“为一贝争执,无趣得很。”说罢,他让从人把一包沉甸甸的饰物扛起,转身走开。

罂看着他的背影,又好气又无奈。

“跟上。”载回头,语气像召唤爱犬。

莫跟小孩斗气。罂心里安慰道,片刻,迈步跟去。

“还要买何物?”载问。

罂的眼睛不停看着路旁,正想说话,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睢罂!”

她回头,却见人群里挤出一个人来,竟是癸。

他满头大汗,一边擦着一边笑着说:“方才就看到了你,你出来……”话才说一半,他看到载,忽然打住,满脸惊诧。

“他也想逛集市,就偷偷跟了出来。”罂瞥瞥站在两步外的载,讪讪地向癸解释道,问他,“你怎在此?”

癸叹一口气:“我是小史哩,如今王师出征,我要管巡街。”

罂颔首,笑道:“我看出征,那日见到宥,却不曾见你。”

癸“嘁”一声:“休提此事。出征原本有我,我父亲却找人将我换了。”

罂了然。

癸四周看看,又抹一把汗,烦躁地说:“我不可在此太久,还有事,日后去宫中寻你。”

说罢,他咧嘴一笑,又向载那边一颔首,转身走开。

“那是册癸?”再度前行时,载似不经意地问道。

“嗯,”罂点头,“如今做了小史。”

“你与他甚善。”

“尚可,他是好人。”罂说。

载瞟她一眼:“以后少与男子搭讪,一个王子妇笑语晏晏成什么样。”说罢,看也不看横眉竖目的罂,昂首前行。

大雨一场接一场,大邑商的早晚渐渐开始变凉。

王师征伐的消息频频传来,跃伐鬼方的收获也陆续到达大邑商,成批成批,有时是各式贵重器物,有时是俘获的奴隶。大邑商的人们很是欢喜,跃出征的事迹更是在街头巷尾被争相传诵。

日子在喜讯和平凡中慢慢过去。

将近秋天的时候,商王受了风寒,没多久,又开始牙疼。再往后,居然大病一场。

宫中上下紧张不已,贞人问卜的甲骨满满地占了一个祭坑。所幸过了一个月,商王病愈,他走出宫室的那天,宗庙杀了两百个羌人酬谢祖灵。

树叶开始变黄的时候,宫中又开始忙碌。依照商王的吩咐,隆重祭祀后癸的日子就要来了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