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虫鸣在庭院中依旧喧闹,隐隐传入室中,却更显静谧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罂说。

一瞬间,她明白了自己在这里的原因。这处宫室,商王连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许随意走动,却让罂这个小小的作册来当宫正。

因为她是妇妸的女儿。

跃看她不作声,道:“你不想多问些你母亲的事?”

“问又如何?”她的表情很是不以为然,“同一件事,仇人亲人说出来的全不一样,徒增烦恼。”说罢,她笑笑,“在大邑商,只消知道除了大王谁都不喜欢我母亲,这就够了。”

跃看着她,唇角的弧度微微凝住。

他明白罂自幼漂泊在外,上一辈的事在她眼里,并不似大邑商的人想象之中那么重要。他没有说下去,把罂搂近一些,额角摩挲在她的发间。

“罂,”少顷,跃低低道,“同你说些事。”

“何事?”罂问。

“宫正与作册不同,白日无事,可走出宫外。”

罂愣了愣。

“哦,”她讪笑,眨眨眼,“还有么?”

“我后日出征鬼方。”

肩上的重量忽然离开,罂坐起来,诧异地看他。

“后日?”她问。

这般反应,跃并不意外,颔首道,“此事本早已预备,前几日父亲巡王畿时才定下由我率师。此番出师,登兕方之众,兕任来大邑商,也是为了此事。”

罂琢磨着他的话,过了会,问:“伐鬼方须多久?”

“半年。”跃说。

心微微地沉下,罂神色变了变。

“罂,”跃把手上的头发绾回罂的发髻上,道,“我已卜过日子,从鬼方返来,我就同父亲说娶你。”

罂看着他。

那张脸近在咫尺,可以清晰地看到英挺的双眉下,眼睛温和而坚毅。

她耳根发热,几乎忘掉了刚才的话:“大王会应允么?”

跃莞尔:“我将来又不继王位,父亲怎会不允?”

罂看着他,片刻,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。

她伸出食指,勾了勾。

跃知道她的意思,嘴角弯起,把头凑前。

羽毛一般轻柔的触感落在唇上,跃轻笑,忽而双手固住罂的脑袋,用力俯下。

“啊……不是咬……”松明摇曳,罂嘟哝的抗议被堵住,再无声息。

月亮在空中高悬,跃回到宫室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。

跃才进门,就看到前堂上仍然燃着烛燎,似乎有人。

“王子载已经等了一个时辰。”小臣乙道。

跃讶然,走到堂上一看,果然是载。

“载?”跃诧异地看他,“何事?”

载从席上起身,不待行礼,张口就问:“次兄要去征鬼方?”

跃了然。载或许是听到谁说起此事,特地来问。

“嗯。”跃点点头。

载想了想,道,“我听说这次是贞人毂卜问人选。”

跃不解:“又如何?”

“次兄,”载眉头皱了皱,道,“我母亲近来与贞人毂走得近,我总觉得有事。昨日行了一卜,其象有祟。”

跃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表情,不禁莞尔:“哦?祟自何来?”

载摇摇头:“不知。”

跃笑了笑,少顷,却转头吩咐小臣乙:“将两日前崇侯献的刀取来。”

小臣乙应一声诺,退了下去,没多久,将一把刀捧了出来。

跃接过刀,看了看,递给载:“你不是总说寻不到好刀么?给你。”

载将刀拿在手里,只见它有半臂长,刀鞘用铜铸成,镂空的夔纹狰狞而精美。他将刀拔出,松明下,刃光雪亮。

载看那光泽不同于往日所见铜刀,惊讶地看向跃:“这是……”

“陨刀。”跃微笑答道,“去年崇国落陨石,崇人炼石,煅得此刀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载点头,忽然转头,看向一旁的案几。

小臣乙看他神色,知道不好,出声阻止却已经来不及。只见载沉喝一声,将手中的刀劈下去,案几一声钝响塌作两截。

载将刀拿起再看,刀刃依旧锃亮,一点缺口也不见。

“好刀!”他又惊又喜,登时神采放光,爱不释手。

“三王子,那案几可是宫中的宝物,千年老柏做的!”小臣乙心疼,哭丧着脸,“宫正又该训我!”

“小器,过两日赔你一张就是。”载不以为然,说罢收起刀,向跃一礼,“多谢次兄。”

跃莞尔:“此刀据说百邪莫近,你带着它,有祟也不惧。”

载笑嘻嘻地摸摸脑袋,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时候不早,回去歇息吧。”跃说。

载颔首,将那宝贝陨刀挂在腰间,志得意满地向堂外走去。可没走两步,他又停了下来。

“次兄,”他回头,神秘兮兮:“你方才是去棠宫么”

“嗯?”跃看看他,“你怎知?”

“猜的。”载咧嘴一笑。

跃无奈地笑笑。他看着载,想了想,道:“忘了同你说,我离开这些时候,罂还须你多加照料。”

“知晓了。”载拍拍腰间的陨刀,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。

罂对待工作向来认真,即便昨夜旖旎,她也没有睡懒觉。

清晨,她早早地起来,与宫仆们一起打点宫室,以防商王出其不意地驾临。

才用过大食,小宰那边忽然遣了从人来,说各宫议事,让罂去一趟。

原来宫正也要开会。罂交代了众人一番,随着仆人离开了。

小宰是王宫的最高执掌,五十来岁,听说是先王的庶子,在王宫里有专门的有司殿堂。

议事的内容杂七杂八,都是些繁琐的庶务。棠宫偏僻,宫仆也不多,小宰的训话几乎跟罂没什么关系。

不过,殿堂上聚集的人却是不少。除了各宫室的宫正,还有膳夫、内饔、酒正等杂役之吏,再加上王后那边的世妇,足有一百多人。

罂看到兕骊也来了,坐在一群世妇中间说着话。

似乎觉察到这边的目光,兕骊转头,忽而朝这边瞟了一眼。

罂愣了愣。她不确定兕骊是否在看自己,那目光冷冷的,像带着利刺,与往日所见的和善模样截然相反。

她并未想太多,注意力就被附近的吵嚷声吸引过去。一名宫正就着膳食的供应问题与膳夫吵起嘴来,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。最后小宰拍着桌子让他们住嘴,一场口角才停了下来。

议事在众人的七嘴八舌之中结束,小宰也快累得背过气去。

罂才从座上起身,身后冷不防传来一个声音:“你是睢罂?”

罂回头,却见是一名世妇。她梳着两角尖尖的锥髻,饰着硕大的金笄,一双圆圆的小眼睛瞟着罂。

“正是。”罂答道。

世妇轻笑,向身后道:“果然是呢。”

几名世妇闻言,即刻围拢过来。

“这眉眼,生得真好。”有人道,“听说你是妇妸的女儿。”

“正是。”

罂还没来得及回答,忽而闻得一个柔软的声音道。

她望去,却是兕骊走了过来。她脸上笑意淡淡,看看罂,对世妇们说:“大王将睢罂召到大邑商,不久,又让她入了棠宫。”

“如此。”世妇们闻言,看着罂,似有所明了。

那些互相交流的小眼神躲不过罂的视线,她看向兕骊,只见她仍然站在一两步外,虽脸上带笑,罂却能清楚地觉察到这女子的敌意。

“正如宗女之言。大王初时将我召来大邑商,乃是因为庙宫缺作册;去到棠宫,亦是棠宫缺宫正之故。”罂面带微笑,看着兕骊的眼睛,字字清晰。

有司的宫室和棠宫隔着半个宫城,太阳晒得很,罂权衡之下,决定绕道林苑走回去。虽然远一些,好歹有回廊树荫。

方才殿上的事仍在脑海徘徊。

兕骊的态度,罂并不吃惊。她和跃近来关系发展迅猛,王宫里耳目众多,兕骊会知道也根本不奇怪。她对跃的想法,罂也是知道的。

跟人抢情人,还指望别人有好脸色么?心里安慰道,罂长长吸口气,打算把这些情绪赶走。

罂望望廊下,一片蔷薇正在盛放,引得蜂蝶相逐。

她又开始想跃。

明日之后,要过半年才得相见呢……她望望回廊的尽头,琢磨着现在无事,也许可以去找他。

林苑中的风吹来,清凉宜人。忽然,罂听到一阵悦耳的笑语之声传来。她循着望去,只见不远处的另一条回廊上,一群年轻结伴走过。罂发现姱也在其中,她同旁边的人说着话,眉飞色舞。

自从上回在林苑里偶遇,罂这边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再也没有见过姱。

看这样子,似乎过得挺好么。罂心里想着,脚步并未停下。回廊在前面拐了个角,蓦地,迎面冲出一个人影,罂差点撞上。

那人猛地收住脚步,一股香气扑鼻而来,罂抬头才看清楚他的脸。

她愣了愣。

只见这人肤色黧黑,虽高大,脸型却生得有些女气,前额鼻梁到嘴唇,无不精致。

这张脸,罂觉得有些眼熟。

那人也看着罂,神色平静,目光却深不见底,罂竟有些被逼视的感觉。

此人的衣着和气势都不似一般人,小心为妙。罂移开目光,颔首一礼,欲继续前行。

不料,那人堵在路上,一点让道的意思也没有。

罂疑惑地抬头,却见那人还在看着自己,唇角微微翘了起来。

“子何名?是这宫中婢女么?”

片刻,那人开口道,音调微微拖着,正宗的纨绔味道。

罂面无表情,道:“我并非婢女,子勿阻路。”

那人却还是不让,且顺势一手支在墙上,将罂拦在臂前。

“不是婢女?”他低头打量着罂,手指摩挲下巴,“那是新来的献女么?母国何处?”

罂心中恼怒,正要训斥,一瞬间,忽然想起来他是谁。

这张脸与兕骊有几分相似,昨天的狩场上,罂也曾远远地望见过。

他是兕任,兕骊的兄长。

方才在殿上被兕骊的无礼举动惹到,罂本来心情不好,可意识到面前这人是谁的时候,脸上却勾起一抹冷笑。

看到面前的美人露出笑意,兕任眉头一动,正要开口,下身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。

他龇牙咧嘴几乎倒地,耳边传来女子冷冷的声音:“今年被我踢裆的,你是第二个。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