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天边沉积已久的云团终于塌下,在连日的暴雨之中,大邑商请来的巫师也没有挽留住妇己的性命。

睢邑将所有的奴隶都释放了,为妇己陪葬的只有她的心腹仆从和二十头牛。睢国的宫室失了女主人,却丝毫不见纷乱。从妇己咽气到入葬,妇妗一直全力操持,有条不紊。

罂离开睢邑的时候,天空仍然飘着细雨。宫中还在忙着妇己的丧事,面色疲惫的睢侯对她嘱咐了几句,就让身旁的小臣引她去庙宫祭祀行神。

道路泥泞,睢邑的街上没有多少行人,罂的身上披着竹笠和蓑衣,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。

灰蒙蒙的天空下,睢邑的城墙和房屋都落着潮湿的颜色。罂回望着,几点雨丝飘在脸上,她拢拢蓑衣,回过头来。前方的另一辆牛车上,来接她的使者正与驭者说着话。道路在变得雾蒙蒙的田野中延伸,罂望着远方,好一会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。

半个月前,使者带来召令,商王命她到大邑商任作册。消息传来,不仅睢侯、妇妗等人诧异,罂自己也感到错愕不已。

商王为何要召她去大邑商?这些日子,她揣度了许多。

是跃么?她不止一次地想过,又觉得不大可能。跃是王子,如果他一意要把罂带去大邑商,随时都能直接遣人来接她走,又何必走这些弯路。

此事突如其来,让罂着实有些不知所措。不过万幸的是,来接她的使者说,罂去到大邑商仍然是当作册,这点不会变。

说不定还能加薪。罂想起自己那瘪瘪的钱袋,心底安慰地说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睢国到大邑商有三四日行程,但经历过从莘国到睢国那样漫长的旅途,罂已经不觉得艰辛。

到达大邑商的时候,天已经不再下雨。辽阔的原野中,乡里的屋舍和田地星罗棋布,大道宽而笔直,将苍翠的郊野分割东西。道路上,尘土淡淡如雾,行人车畜喧嚣,络绎不绝。

罂坐在牛车上,伸着脖子,顺着大道延伸的尽头眺望。地平线上,灰褐的城墙如绵绵山峦横踞,厚厚的云层中破开宝蓝色的缝隙,一道光柱漏出来,落在高耸的城阙之上。

不远处,一队旅人似乎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,见到城邑的轮廓,用罂听不懂的话语喊着什么,似乎激动不已。

“那就是大邑商?”罂指着前方问使者。

“正是。”使者颔首,脸上不掩得意。

罂颔首。

她从前见过许多宏大的建筑,如今见到大邑商,她虽然不会像那些旅人一样惊奇,却也着实为这城邑的宏伟赞叹。

牛车跟着人流向前,忽然,一声长长地闷哼从后面传来,“避开!避开!”罂听到有人大吼。

回头望去,罂吃了一惊。

只见十几头大象排在一列,正慢慢地沿着大道走来。驭象的人们手里握着长棍,一边引着象队前行一边大声驱散行人。

“象人牧象哩。”牛车的驭者忙拉着车避向路旁,使者笑道。

罂也笑笑。这个时代,中原气候温暖湿润,大象、犀牛并不罕见。在莘国,罂也曾经见过野象在荒野里出没。不过,商人显然更懂得利用畜力,拿大象来当牲畜驯养,罂在这里才是第一次见到。

旁边的旅人们指着象队,又是激动地说了一通叽里咕噜的话。

使者脸上愈加自豪,待象队过去,他气力十足地喝一声:“前行!”

大道延伸向前,大邑商的城墙越来越近,金黄的夯土颜色很快占据了所有的视野。巨大的城门敞开着,身形孔武的商人武士身着甲胄,分列两旁,手中的铜戈刃光锃亮。

使者与守卫打过招呼,引着牛车穿过门洞,大邑商的街市豁然在前。

熙攘的人流中,只见屋舍整齐如列,街道宽敞。行人穿梭接踵,不时有装饰漂亮的翟车被仆从簇拥着悠然驶过,一看就知道是贵族。往前走一些,罂远远望见好几座高台,层叠耸峙在城中,有的台上又筑立柱飞檐,气象巍峨。

罂不禁咋舌,问那是何处。

“那是天子与灵修相会之所。”驭者嘻笑道。

“胡说。”使者斥他,对罂说,“那是庙宫的高台。”

罂一直仰着头,只觉看不够。无论巩邑、莘邑或是睢国,这样的高台她都没见到过。

“建造如此高台,可要费无数劳力?”她忍不住问道。

使者看她一眼,不在意地笑笑:“这可是大邑商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牛车穿过街市,朝那高台的方向慢慢走去。终于到达庙宫宽敞的大门前之时,天色已经暗下了。

使者带着罂从侧门进去,在廊下七转八绕,来到一处居室的堂上。

罂用余光左右地瞅着,只见这居所挨着庙宫的高墙,建筑宽敞,庭中还有石板铺就的步道。

“这是册罂么?”一人候在堂外,看着罂,目光狐疑。

“正是。”使者答道。

那人颔首,转身引他们到堂上。壁上的松明照得得清晰,罂看到这厅堂虽空旷,却布置得很是整洁,还摆着好些铜器。正中的案前,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端坐在那里,正在看着一枚牍片。

“贞人,册罂已至。”那人朝老者禀道。

老者抬起头来,罂看去,只见他年纪虽大,却面色红润有光,像年画上的老仙人一样。

罂感觉到那目光打量向自己,忙收回视线。

“原来是个女子。”贞人开口道,声音和蔼。

“正是。”使者恭敬地答道,“册罂原本是睢国宗女,因写刻颇佳,睢侯委以作册。”

贞人颔首,看着罂,露出微笑:“天子看过你所书牍片,甚为赞赏。今后你便留在大邑商,与我等共事天子。”

罂没有抬头,向他一礼:“敬诺。”

贞人又向从人交代道:“册罂新来,你安顿食宿,不可怠慢。去吧。”

从人答应一礼,引着罂和使者退下。

出了堂上,使者向罂告别,说他任务完成,要回有司覆命。

罂与使者再礼,说了一番感激直言,分头走开。

“方才那贞人,不知如何称呼?”路上,她问从人。

“嗯?”从人转头看看她,道:“那是贞人毂。”

罂颔首。

从人见她并不十分明白,道:“贞人毂可不是一般人,你这作册才来大邑商便能见他,可是天子的脸面。”

罂疑问愈多,却不便再问,只得道:“如此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罂没有想到,所谓庙宫,竟能营造得如此之大。大邑商的庙宫旁边,出了方才那位贞人毂的居所,还有连绵着上百间整齐的房屋,据从人说,都是庙宫里贞人和作册的居所。另一边还有一片,住着商王的巫师。

“女子呢……”从人引着罂去见专管屋宅的小臣时,那小臣看着罂,皱起眉头。

从人笑笑,道:“正是。当初也未料到,只是贞人毂命我将册罂带来,还烦小臣安顿。”

“自当如此。”小臣连连点头,脸上却仍然为难,“可庙宫中作册贞人都是男子,亦无空室,这……”他看看罂,苦笑挠头。

“小臣。”这时,一个柔软的声音从室外传来。

众人看去,却见一个婀娜的身影从外面进来,脚步轻盈如风,是个年轻女子。

小臣见到那女子,忙从案前起来,向她一礼:“宗女。”

那女子颔首,道:“小臣,我母亲遣我来告知一声,王后明日要问营造庙宫新宅之事,还请小臣准备一二。”

小臣恭声道:“敬诺。”

女子笑笑,转向一旁,看到从人和罂。罂与她的目光对视,只见那面庞俏丽白皙,发髻整齐地绾在头上,饰着精美的玉笄。

女子看着罂,目中亦露出讶异之色。片刻,她莞尔,问小臣。“小臣原来有事么?”

小臣忙道:“这是睢国来的册罂,贞人毂命安顿入庙宫。”

女子颔首:“如此。”她看看罂,道,“这可不好办,贞人作册已无空室。”

小臣苦笑:“正是为此烦恼。”

女子道:“新室营造在即,小臣何不暂往大巫那边安顿?我记得巫女之所还有空余。”

小臣恍然大悟,一拍脑袋:“是哩!”说罢,他又向女子一揖,“若非宗女提点,我几乎忘了!”

女子淡笑,道:“些许小事,小臣何必多礼。这边事毕,我先告辞。”

小臣唯唯连声。

女子再看了看罂,转身飘然而去。

“如方才宗女所言。册罂新来,然屋舍有限,还请先往大巫那边居住。”小臣对从人道。

从人点头:“也只好如此。”

双方交代些琐碎,小臣领他们往室外走去。

“方才那位宗女,是王族之人?”路上,罂按捺不住好奇,小声地向从人打听。

“那是兕侯的女儿,叫兕骊。”从人答道。

“兕侯?”罂不解。

从人看看她:“说你也不明白。她可不是一般人,将来你就知晓了。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