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罂的目光定住。

只见少女瞅着她,头昂得高高的,那面容,似曾相识。

“大邑商?”罂眨眨眼,不紧不慢:“有谁说过我要去大邑商么?”

少女正要开口,这时,一个声音忽然传来:“姱,你在此处作甚?”

她一惊,表情敛起。

罂看去,却见妇妗走了过来。她的面容已经恢复了平和,看看少女,又看看罂,带着浅笑。

原来她就是姱,妇妗的女儿。罂心里明白过来。

姱瞥瞥妇妗,没有说话。

妇妗和色对她说:“这是罂呢,你二人自幼相识,你可还……”

“谁识得她!”不等妇妗说完,姱不屑道。说罢,她瞪一眼妇妗,转身走开了。

罂诧异地看着那个一下走远的身影,片刻,看向妇妗。

妇妗看着那边,却面色不改。

“任性哩。”她淡淡一笑,说罢,朝车驾走去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日头已经高高挂在睢邑上空,市中,行人来来往往,嘈杂不已。

“主人。”宾看着拥挤的路口,向身旁的少年低声说:“此处人太多,主人还是往别处去吧。”

少年看看他,又看看那些从庙宫里出来的牛车,脸上有些不甘。

“主人,”宾踌躇了片刻,又道:“听说王子跃伐工方胜了,不日将返大邑商。主人出来许久,家中恐怕……”

“你怎这般啰嗦。”少年不耐烦地瞪他一眼,说罢,径自朝旁边另一个方向街道走去。

可还没走出两步,突然,少年被一个背着干草的人撞了满怀。

“哎哟!”那人跌倒,干草散了一地。

“主人!”宾和从人大惊,急忙赶上前来。

“你不长眼么?”少年被撞疼了胳膊,瞪起眼。

“是我不小心!是我不小心!”那人一边道歉一边收拾干草,却将眼睛瞅向少年。

“走开!”宾发觉,喝斥一声。

那人连忙跑了开去。

宾还想再骂,“罢了。”少年道,说着,拍拍身上的草屑,继续向前走。

宾无奈地与其余从人相觑,只得跟上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“看清楚了么?”街道的拐角处,小臣驺袖着手,问背着干草跑过来的人。

“看清楚了。”那人抹一把额上的汗,兴奋地说:“小臣,我在大邑商见过他,就是王子载!”

“小声些。”小臣驺低斥一声,忙看看四周,确定无人注意,才放下心来。

“小臣,接下来怎么办?”那人问。

小臣驺看他一眼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“王子载么……”他没有回答,却笑笑,慢悠悠地离开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罂回到宫室,正在庭院里打扫的羌丁看到她,一下丢开手中的扫帚朝她奔过来。

“册罂!”他抓住罂的袖子,上下地打量:“他们可欺负了你?”

罂愣了愣,心里忽而一阵温暖。

“谁能欺负我?”她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,从袖中摸出一根草梗,懒洋洋地叼起。

羌丁皱皱鼻子。他小心地朝宫门外瞅了瞅,小声说:“先前跟着你的那个妇妗,我觉得她厉害得很。”

罂想起方才庙宫的事,扬扬眉梢。

“除了她还有谁?”她吸一口草梗,夹在指间。

“还有那个奚甘。”羌丁把声音压得更低,不满地往身后瞟一眼:“她说我是仆人,要我做着做那。哼,她不也是个仆人,她……”

正在这时,奚甘从宫室里走出来,羌丁打住话头。

“宗女。”奚甘向罂一礼,看看羌丁,皱眉道:“你又偷懒,廊下还没扫。小臣可说过,你也是这宫室里的仆人。”

“就去就去。”羌丁嘟哝着,向罂翻个白眼,走了开去。

奚甘又转向罂,忽然,她看到罂嘴角的草梗,一脸愕然。

罂笑笑,不慌不忙地把草梗收起。

“奚甘,”她打量着奚甘圆圆的脸庞,问:“你多大年纪?”

奚甘又是一愣,想了一会,低声道:“我父亲说我十三。”

罂颔首,又问:“你不是睢人吧?”

奚甘摇摇头:“我父母都是人方过来的。”

罂了然。人方在商的北面,与羌方一样经常与商交战,俘虏奴隶很寻常。

“你出生在睢邑么?”

奚甘点点头。

“一直在这宫室中么?”

奚甘又点点头。

“奚甘,”罂想了想,道:“今年睢国可有献女?”

“献女?”奚甘神色讶异,道:“有。”

“可知定下了谁人?”

奚甘看着她,片刻,移开目光,低头道:“我不知。”

罂心中狐疑越来越重,却没有再问。

“如此。”她淡淡道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日头渐渐西斜,睢邑的大街上,行人已经变得稀少。

宾抬头望望天色,踌躇了一会,向仍旧兴致勃勃地观望着睢邑街市的载说:“主人,时日不早,该出城呢。”

载不答话,却望着不远处的高墙,道:“宾,我听说王祖当年筑那粮仓之时,也曾像我一样在城中游逛呢。”

“嗯?”宾愣了愣,哭笑不得。

“主人,”他咽了咽喉咙,苦着脸道:“先王当年来睢邑可不是出走。”

载闻言,瞪他一眼。

“放心好了,有我在,父亲母亲不会怪罪你们。”少顷,他说。

宾怔了怔,双目一亮。

“为何?”他小心地问。

载却不回答,看着天边初露缤纷的云霞,若有所思:“宾,你说,睢侯突然把妇妸的女儿接回来,意欲何为?”

宾结舌,挠挠头。

载正要说话,这时,他听到前方传来一阵“碌碌”的声音。望去,却是许多人拥着两辆翟车前来,浩浩荡荡。

载与宾对视一眼,正要避向近旁的一个小巷,却听得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道:“贵人且留步!”

说话间,翟车已经停下。众人分列两旁,一人从车上下来,满面笑容的向载一揖:“王子降临,睢人竟未曾远迎,实不毂之愧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罂在宫室里睡了小半日,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变暗了。

她觉得肚子有些饥饿,才起身穿衣,奚甘走了进来。

“宗女,”她说:“小臣驺来了,说国君有贵客,邀宗女一道用食。”

贵客?罂愕然。她一个宗女,睢侯的贵客关她什么事?

心里虽纳闷,罂还是答应一声,随着奚甘走出了屋舍。

“宗女来了。”小臣驺已经等候在庭中,看到她,笑眯眯地一礼,道:“宫中来了贵客,国君说定要宗女一见。”

罂还礼,道:“不知这贵客是何人?”

小臣驺抚须,笑笑:“不知宗女可知王子载?”

王子载?罂想了想,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却记不分明了。

“这个王子载可了不得,”小臣驺道:“他是王后妇妌之子,甚得天子宠爱。”

他这么一提,罂想起来了。

刚进商王畿的时候,她曾经听到羁人提过,说他离家出走的事把商王畿里闹得鸡犬不宁。

“果然是贵客。”罂微笑:“原来在睢邑。”

“正是呢。”小臣驺也笑,连连点头。

睢侯的正宫堂上,铙磬齐鸣,铜灯点得如同白昼。笑语声声之中,只见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,有白日里见过的臣子宗老,还有面生的各家贵眷。

妇妗坐在离妇己不远的下首,看到罂,脸上淡笑不改。她的女儿姱则与几名年龄相近的宗女坐在一起,看到罂,嘲讽地打量她的衣裳。

罂对此毫不意外,可当她看到坐在上首那个神色倨傲的少年之时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。

她吃惊地看向小臣驺,小臣驺却似没看见一样跟旁人说着话。

“罂,”睢侯看到她,笑呵呵地招手:“快来见过王子。”

罂盯着那个人,好一会,挪步上前。

四目相对,载居高临下,似笑非笑。

“王子。”罂暗自吸一口气,行礼道。

“这是先君小丙之女,昨日才从莘国归来。”睢侯对载说。

载用眼角瞟着罂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少顷,他缓缓道,眼睛却转向一旁。

睢侯有些尴尬,看看载的脸色,对罂挥挥手。

罂心里冷哼,迫不及待地转身走开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罂的位子被安排在姱和那几名宗女旁边。

发觉她靠近,姱立刻摆出不善的脸色。

罂不理她,径自坐下。

上首那边,不断有人去与王子和睢侯见礼,恭维的声音不绝于耳。罂对这些不感兴趣,姱和几名宗女也根本不理她,倒是落得清静。

“……咦?王子载方才好像在看这边。”一名宗女忽然道。

“是呢,我也看见了。姱,他该是在看你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姱问。

“你长得最美。”那宗女道,“方才见礼之时,王子载也总看你呢。”

罂听见女子们发出一阵吃吃的傻笑。她瞥瞥姱,只见她嗔怪地看了那宗女一眼,道:“胡说什么。”却不掩喜色。

“我可没胡说。”宗女说着,压低声音:“我母亲可说了,国君就是想让你见王子载哩,说不定你去了大邑商不久就能做生妇了。”

去大邑商?罂想起姱在庙宫门前说的话。

“去大邑商的可不止姱一人呢。”这时,有人插嘴道,“你们忘了?还有……”

“嘘!”她的话被谁急急打断。

罂觉得气氛不对,转头看去,却发觉那些宗女正将眼睛瞟来。姱冷冷地看她一眼,若无其事地低头用食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筵席冗长无趣,罂回到宫室之时,竟又感到有些疲惫了。

远处的乐声仍然能听到,罂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走入庭中。

寥寥的松明光从室中透出,昏暗得很。

“丁!”罂穿过庭院,朝屋子里唤了一声,无人答应。

“羌丁去圉中了。”奚甘走出来,对她说。

“圉中?”罂讶然:“去做什么?”

“他说要去访友。”奚甘说着,微微皱眉。

罂想起羌丁在来睢国的路上曾跟几个羌仆处得不错,想来是去找他们可了。她看看天色,漆黑一片,却担心起来。

这里不是莘国的庙宫,初来乍到,羌丁一个仆人怎么敢乱跑?

罂沉吟,看向奚甘:“你可知圉在何处?”

“知道。”奚甘说。

叫他回来。”罂说。

奚甘点头,走了出去。

罂在门外站了一会,觉得身上有些凉了,转身走入室内。

案前,羌丁的裘衣摆在那里,还没补完。这衣服在路途中破了几个洞,罂原本打算这两日补一下的,可是事情接二连三,一直耽搁下来。

罂在案前坐下,拿起衣服上插着的骨针,继续缝补。

门上的草帘撩着,夜风从门外吹进来,壁上的松明光照摇曳。

罂盯着之间穿梭的骨针,心里却想着方才那些宗女的话。

商王令方国献女,这事她是知道的。睢侯接她回来的时候,罂曾怀疑他目的在此,却又觉得说不通。莘国的献女,罂路上都有仔细看过,姿容可谓上品。而睢侯即使知道罂的精神正常,却没有见过罂长大后的样子,何以笃定她值得花这般大的气力?

“……妇妸的女儿,不过如此……”王子载那时的话忽然回荡在心底。

晃神间,罂忽然感觉到门口有些响动,她抬头,几乎吓了一跳。

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,两只眼睛盯着她,那样貌,正是王子载。

罂瞪大了眼睛。

“吓着了?”载浮起淡笑,神色自如地走了进来。

罂没有答话,手里攥紧骨针,只觉这人莫名其妙,简直像鬼魂。

载不以为意,四下里看了看。当他瞥到墙上的虎食鬼,目光定住。

“你过去如何,睢侯也并非全然不知。”他嘲讽道。

罂平定下心气,看着他:“王子来做什么?”

“无他。”载仍然四下里看着,道:“反正游逛在外,临时起了意,就来看看。”

罂冷笑:“睢罂家世单薄,亦无可供观瞻之物,王子频频来扰,睢罂实在困惑。”

闻得这话,载转过头来。

“你真不记得了?”他说。

罂皱眉:“记得什么?”

载“哼”一声,在案前坐下,却对着她撩起袖子。灯光下,一道浅红的疤痕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罂愣住。

“果然痴傻成性。”载轻蔑地说:“你咬了我之后,我母亲气得要发封邑之众来伐睢国。你母亲倒好,竟带你逃回了莘国,”

罂一下愕然。她正要开口,忽然,外面传来一阵急急地脚步声。

“册罂!”羌丁冲了进来,喘着气:“你听到了么?城、城外有戎人,要来攻城!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