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罂一把抓起地上的外衣裹在身上,看着那少年,努力镇定心神。

“你是何人?”她明白此人既然能提到妇妸,恐怕来意不止是偷窥。

少年又是“哼”地一笑,却走了过来。

罂没有退后,手里攥紧了衣服里的短刀。

几步之间,少年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,身形高出她半个头。

“你不怕么?”少年饶有兴味地看着她,暮色中,眉眼仍然神采逼人。

罂与他对视,片刻,不慌不忙地露出笑意。她不再紧攥衣物,却移开步子,朝少年凑过去。

“怕什么?”她轻轻道,声音里带着一抹慵懒。

少年愣了愣,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光滑半掩的颈间。微风轻拂,似乎带来一阵淡淡的幽香。

“你……”他才开口,下身突然一阵钝痛,“哎哟!”他龇牙咧嘴弓起身体,双手捂住两腿之间,可还没站稳,肩背上又被罂的手肘重重一击。

“救命!”罂一边跑开一边迅速穿好衣服,朝丛林那边大喊。

可没走几步,前方又冒出几个人来。

“主人!”早有少年的从人听到异响,匆忙赶过来。

罂大吃一惊。

“捉……捉住她!”少年半跪在地上,忍着剧痛指着罂大喊。

罂见去路被堵住,一咬牙,转回头来。

少年见她回来,冷哼一声,起身去擒,可身体行动却不及罂灵活。罂闪开去,少年扑了个空,片刻之间,他的手臂却被扭到了身后,一个冰冷的物事抵在喉间。

“叫他们止步!”罂喘着气,喝道。

刀刃光亮,少年瞪大眼睛。

“听不懂么!”罂将刀刃又抵得更紧。

“主人!”几个从人见到少年被挟制,脸色刷白。

少年神情僵硬,看看眼前的刀刃,不再动作。片刻,他看看从人,道:“止步!”

从人们犹疑着,皆站住脚步。

罂见这做法有效,仍不放手,又问:“我那羌仆呢?”

从人们面面相觑,看看脸色不定的少年,少顷,一个身体健壮的从人朝树丛那边走去,把羌丁拎了出来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羌丁手脚和嘴巴都被捆着,看到罂,奋力挣扎。

“放开他。”罂大声说。

“你先放开我。”少年说。

罂冷笑,握着短刀的手微微用力。

“放开他!”少年忙喊道。

从人们不敢怠慢,把羌丁松了绑。

“册罂!”羌丁把嘴巴里的草绳扔掉,“呸”了几下嘴里的泥屑,飞奔地跑到罂的身旁。

“无事么?”罂问他。

羌丁擦着脸上的泪痕,摇摇头。看到少年,狠狠地瞪他一眼。

“放开我。”少年冷冷道。

罂却还是不松手。

“宗女!宗女!”这时,树丛那边传来呼喊声,却是小臣驺等几人来找她。

“在此!”羌丁连忙大声喊道:“救命!有恶人!”

树丛和高草被冲开,小臣驺等几人跑了过来,看到这般场面,脸色皆一变。“尔等何人?”小臣驺眉毛倒竖,指着他们大声喝道:“竟敢偷袭睢国宗女!”

势均力敌,罂放下心来。

少年的那些从人们交换了一下眼色,方才给羌丁松绑的那名男子走出来,向小臣驺一礼,道:“我等追随主人出门行猎,不知宗女在此,生出些误会。”说罢,他拿出一样物事递给小臣驺。

罂望去,光照不够,那物事不甚清晰,却能看到小臣驺脸上的神色变得迟疑。

“什么行猎!”羌丁气愤地嚷道,“行猎就能把我捆起来么?册罂在……”

罂踢了他一下。

“即便是行猎,王畿之地,岂可做出这等毁败之事!”小臣驺把那物事还给从人,声色仍旧严厉。

“我等卤莽不识宗女,还请小臣恕罪。”从人恳切地说。

小臣“哼”一声,看向罂,朝她走过来。

“宗女无事否?”他问。

“无事。”罂答道。

小臣驺颔首,却又看向少年。

少年仍然被罂挟着,面无表情。

“宗女,恐怕其中确有误会。”小臣驺道。

罂看他方才神色,料到其中必有些玄机。她看看少年,这人衣着虽看不出什么,可他知道妇妸,并且从羁舍尾随而至,大概是有些来头的。

思量再三,罂松开手。

少年像摆脱一身虱子似的,用力挣脱开来。

“哼!”他回头瞪罂一眼,扯扯身上弄乱的衣服,在众目睽睽中昂着头,大步地向从人走去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一场混乱,当众人重新回到营地,已经疲惫不堪。

“王畿虽天子之地,宗女还须小心。荒郊野岭,切勿贪玩远离!”小臣驺严肃地对罂说。

罂颔首,却看着他,问:“方才那些人给小臣看了何物?”

小臣驺怔了怔,神色很快平复,笑笑:“那些么,附近是天子经常行猎之地,出入总须物证。”

“哦?”罂眨眼:“他们是王畿之人?”

“正是。”小臣驺道。

“如此。”罂莞尔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