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商玄鸟纪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殷商玄鸟纪 >
更多

葡京现金游戏网址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二月天气仍然冷得很,雪还没有化,将巩邑大大小小的屋顶和墙头点缀得白莹莹的。这个时代,房屋的建造并不高大。庙宫好一些,有低矮的台基和抹了白垩的泥墙;平民或奚仆仍是半地穴而居,低矮的茅草屋顶落了雪,就像地上长着一个一个巨大白色蘑菇。

庙宫所在之处是城北,地势略高,走到空旷些的地方,能远远望见各种各样的屋顶罗列城中。

罂呵出一口白气,收回目光,朝最近的一道门走去。

庙宫附近人烟稀少,一路上,只遇到两三个人负着新刈的草走过。

一名年轻的戍人立在大廓的门洞前,怀里抱着一杆石矛。早春的寒风越过城墙吹来,不住地搓手跺脚。忽然,他转头看到罂,停住了动作,黧黑的脸变得红红的。这人见过几回,罂打招呼地点点头,径自穿过门洞。

“册罂!”才走了不到半里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叫。

罂回头,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朝她追来,是羌丁。

“册罂!”他追到罂的跟前,一边喘气一边埋怨:“走那么快!差点找不到你!”

罂奇怪地看他:“找我做什么?”

羌丁点头,咧嘴一笑:“我同贞人陶说了,来帮你采卷耳。”

罂也笑,拍拍他的肩头,拉着他,朝山坡上走去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这山坡面阳,残雪下,不少植物已经长出了新苗。其中,就有罂爱吃的卷耳。

从前,罂对这些野菜之类的向来不熟。卷耳的滋味,是她来到这里以后才品尝到的,竟觉得十分好吃。二月雪下的卷耳幼苗最甜,采回去洗净在水瓮里一煮,无需油盐,那味道就已经清香鲜美。

罂拿着蚌镰把残雪刮开,再将卷耳采摘下来。羌丁在一旁帮手,选得很仔细,一根一根,必然是挑最嫩的叶片。

没多久,带来的小筥已经装了一半。可两人一点也不满足,整个冬天没吃过卷耳,还想再采多些。

罂觉得腿蹲着有些发麻,站起身来活动活动。

天空中的云彩很少,太阳愈发金灿灿的,将雪地照得白而晶莹。

这里的地势还算平坦,远方,山峦屹立,与遍野的雪光相映,别有一番韵味。风中还带着些寒气,吹得脸颊发麻。思绪有些飘忽。许久以前,她也见过这样的景致,只是草木远不如现在茂盛。

“不采了么?”这时,羌丁抬头问她。

“采。”罂笑笑,继续蹲下去采卷耳,嘴里哼起小调。

“你会哼歌哩。”羌丁惊讶道。

罂看他一眼:“好听么?”

“好听。”羌丁点头,却又满脸疑惑:“从未听你哼过,何人教的?”

“我祖母。”

羌丁狐疑地看她:“你祖母?不就是睢人?”

罂笑笑,没有回答。

小筥很快装满了,罂和羌丁收拾好东西,沿着原路往城内走去。

才到了大路上,一阵碎碎的声音从前方传来。她们望去,只见郭外正走来一辆羽扇装饰的牛车,看得出是城中的贵族家眷出行。

车上坐着两名年轻女子,身上穿着洁白的羔羊裘衣,领口上露出五彩缤纷的项饰。她们正在谈笑,临近照面时,忽而止住话头。

罂微微颔首,与她们相对而过。巩邑也有一两户贵族,罂虽然与他们不熟,却也并不陌生。

才走几步,她忽然发现羌丁没有跟过来。回头,却见他还站在那里,看着已经渐渐走远的牛车一动不动。

“丁!”罂唤了一声。

羌丁回神,赶紧跟上来。

“这般盯着贵女,随人发觉了可要打你。”罂开玩笑道。

羌丁脸上一下红了。

“谁盯了。”他嘟哝道,用袖子抹抹鼻涕。

罂揶揄地笑,不管他,继续前行。

“册罂。”未几,羌丁忽而道。

“嗯?”

他有些犹豫:“我将来要是不在了,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罂愣了愣:“何意?”

羌丁目光一闪,挠挠头:“说说罢了……谁知将来我会去何处……。”

罂看着他,片刻,道:“你又在想去年用牲之事么?”她拍拍羌丁的肩膀:“放心,鬼神上回不想收你,下回定然也不收你,这辈子你就乖乖留在巩邑看贵女好了。”

羌丁满面羞恼,挣开她的手:“说了不是看贵女!不是不是!”

罂得意地大笑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二人一路打闹,才回到庙宫,看到两辆牛车停在门口。

“有人来了么?”羌丁好奇地问。正月祭祀之后,邑中变得冷清,外来的车马也少了很多。

罂也觉得诧异,看那车马的样子,似乎不是邑内人家的。

“册罂!”门内的小宰看到罂,脸上神色一振:“你可回来了,教我等好找!”

“怎么了?”罂问道。

“急事哩!”小宰快步走出来,催促罂:“快去堂上!莘邑来人了,找你的,就在堂上!”

罂不明所以,看看羌丁,随着小宰入内。

到了堂前,台阶上立着一名青年,罂看着觉得眼熟,过一会才想起来。那是莘伯身边的武士,去年年末也曾来过这里,似乎叫卫秩。

两相照面,卫秩看着罂,略一颔首。

罂亦还礼。

“罂。”堂上传来贞人陶的声音,他已经看到罂,朝她招手:“来了正好,这位小臣有事寻你。”

罂应了声,走过去,向贞人陶一礼。

他旁边坐着一名衣冠齐整的人,看到罂,微笑道:“这就位是睢罂么?”

睢罂?罂对这个称呼感到讶异,微微怔了怔。

“正是。”贞人陶答道:“罂在我这庙宫中任作册。”

小臣颔首,客气地向罂说道:“如此,我可直言。数日之前,睢侯遣使来见国君,说下月将遣人来接你返国。国君已应允,遣我来告知贞人与睢罂。”

罂听着他的言语,错愕非常。

“要我返睢国?”她说着,却问询望向贞人陶。

贞人陶神色平静,向她微微颔首。

“我已离开睢国多年,睢侯为何突然要我回去?”罂理了理思绪,问道。

小臣道:“来使说,你流落他乡多年,睢侯深感愧对先君,故而定要将你接回。”说罢,他转向贞人陶:“国君闻言,亦是欣慰,已经卜过日期,就在下月初。使者已侯在莘邑,睢罂收拾几日,便可启程。”

罂咬咬唇,道:“我母亲带我来莘国之时,先君便已将我收留,二位先人之意,恐不便违背。再者,我在庙宫已有作册之职,突然离去,庙中无人可继。”

小臣看看她,苦笑道:“宗女本是睢国之人,睢侯要接回,莘国亦是无法。国君已命贞人行卜,三告先君,并无凶示。至于作册之职,”他不紧不慢:“国君遣我来时,已选定了新作册,三月即可来庙宫继任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小臣还有别的事要返回莘邑,把事情交代清楚就离开了。

罂立在门外,看着那牛车颠颠簸簸地离开视野,心事重重。

这件事突如其来,一点先兆也没有,她很是措手不及。这个地方她从一开始就待着,生活虽然简朴,但这里就是她的天地。她从无知到恐惧再到安心,每一步都不曾离开这里,对于她而言,巩邑的庙宫就是一个壁垒般的存在。

现在,睢国要接她回去,意味着一切都要改变了。

不远处,那个卫秩站在留给她的牛车前,正要把牛拉到圈里。小臣把卫秩留了下来,说罂是睢国的侯女,须有侍从照应。

原来是个监视的。

罂睨了睨卫秩,心里冷哼。

“罂。”贞人陶走下阶来,看着她,慢悠悠道:“国君亦有不得已之处,睢国毕竟是你母家,回去终归要比留在巩邑好。”

罂点点头,望着前方的道路,神色沉凝。

“贞人。”沉默片刻,她开口道。

“嗯?”

罂望着他:“各国人殉,可曾用过哪位先君的女儿?”

贞人陶愣住,搔着头上的白发想了想:“不曾听闻有这等事。”

罂笑笑:“如此。”说罢,向贞人陶一礼,转身走入庙宫之中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罂要回睢国的事很快在庙宫里传开了,第一个跑来找她的是羌丁。

“你要走?”罂在藏室收拾简册的时候,他走进来,劈头就问。

“嗯。”罂淡淡道。

羌丁看着她,却许久没有言语。

“册罂。”他帮罂搬起一捆文牍,低低地说:“我将来若是出头了,就把你接去,每日吃肉,睡裘皮。”

“嗯?”罂讶然抬头。她本以为羌丁会絮絮叨叨地感伤或者牢骚一顿,没想到冒出来这样的话。

“出头?”罂饶有兴味:“在何处出头?巩邑?”

羌丁脸上有些不自然,白她一眼,嘟哝道:“说说么……”

罂看着他,片刻,笑起来:“好,我将来若是出头,也接你去吃肉睡裘皮。”

羌丁挠挠头,面上微微泛红,复而不语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,卫秩在庙宫里杵着,罂再不乐意,收拾行囊走人的事也很快排上了日程。

罂的东西不是很多,收拾起来也并不困难。庙宫的作册是个不起眼的闲职,得到的回报也只是提供食宿三餐,没有多余的东西。罂的家当里面,除了衣服,值钱的只有一把短刀和六枚贝币。

短刀是罂的母亲留下的。她来到莘国的时候已经去世,带来的财物都跟着她埋到了土里,而这把短刀一直挂在罂的身上,故而留了下来。那些贝币则是莘伯赐的。莘伯虽然不大看重她,却到底是亲戚,每年会赐一枚贝币来表示表示。

罂攒了多年,这些都是她压箱底的宝贝。也只有迫不得已外出的时候,她才会把它们带上。

罂暗自叹口气,用麻布将短刀擦亮。这短刀做得很朴素,刀身上什么装饰也没有,只有刀柄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图案,似画非画,刀法粗糙。罂觉得那应当是一个鸟形的字,却不认识,拿去给贞人陶看,他也说从未见过。而去年在骊山见过跃之后,她有些了悟。商人崇尚玄鸟,跃送给她的项饰就是玄鸟;而睢国在殷王畿,兵器上有鸟形刻字也说得过去了。

想到跃,罂下意识地翻翻刚刚收好的包袱,玄鸟项饰跟那几枚躺在一起。罂将它拿起来看了看,片刻,又放回去,把包袱重新扎好。

正收拾东西,忽然传来敲门声,小宰的声音响起:“罂!册罂!”

罂应了一声,走去开门。

小宰站在门外,问她:“可曾见到羌丁?”

罂摇头:“未曾。”

“老羌甲呢?”

“也不曾见。”罂答道,问他:“何事?”

小宰皱眉:“这两人从早晨就不见了踪影,也不知到哪里去了。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葡京在线游戏葡京在线现金游戏平台